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且以情深共白头 三

作为一个第一次写同人文的非文学专业的可爱宝宝我

大家对一二篇的热情让我有点惶恐 

为了报答大家  决定这几天多更新一些糖

毕竟我也懂大家等糖吃的迫切心情

但其实傻白甜没有剧情冲突很难写出张力

如果大家喜欢  我会写自己最喜欢的Turning*Shaw


日常甜


欢迎食用




统计学估计过 漫长的一生


在人群里相遇 是亿分之一的幸运  


那么多人来来往往  在雨天 在街角  


众生纷嚷  有一个在你眼里会发光


你确信冗长的一生 会因这个人相伴而不凡


相遇何其幸运  相守何言艰辛



在享受了短暂的幸福以后 总会忘记了珍惜


失而复得 破镜重圆  像两个遥远的词


Shaw 从未想过自己会是幸运的少数之一


换句话说 她不信运 也不信命


早晨清醒后 她会呆呆望着Root发旋上的纹路 


熟睡之人背对她  抽紧的白色被子显出她纤细的腰身


Shaw会轻轻地抚上她右耳的那条细纹  笑她连睡觉也那么没有安全感


平静又安心的画面是一枚卵石 在心里激起一层层涟漪


她说不清这是什么感觉  但她喜欢这样的甜蜜


言语无法企及  行动上便特别珍惜


就像吃到A5级的和牛 入口即化 却让人舍不得吃完那一盘饕餮


慢慢品尝 甚至想要让余生的记忆 都带着这份味道



Root心脏一直不好  AI大战那一处几乎致命的枪伤  


让她的身体基本可以提前十年退休


天下雨关节会难受  时不时随着经期感冒  不能做过激的运动  心跳不能过快...

(其他几项Shaw都能好好保护 最后一项单是自己脱衣服换背心 就会触发…)


所以一个升级了的二轴锤 开始了这辈子第一次对人无微不至的照顾


虽然她死活觉得  医生照顾身体不好的人是应该的


Okay Okay



天气渐渐入春  回缓的气温体现在路旁渐绿的树叶上  


淡淡的清香描绘着春天的气息  大地用喧嚣张扬着生命


Shaw依旧会不论天气的出去晨跑  她享受每一个独自跑步的清晨


那是她的清醒剂  也是她的生命力


围绕着薄雾冥冥的中央公园  秋末时还会踩着落叶 发出嚓嚓的声响


每一步落下便带着坚实腹肌的转动   顺带也带着路人的眼光移动 


以往  Shaw是不愿意提前结束自己的晨练的  


毕竟仅存的可以独自思考的时间 她不愿缩短


但这段时间 自己的床上躺着一个等自己回家的女人以后  


她总是想法设法提高速度 缩短时间


像是能用这节省来的时间和那个人多呆一会似的


似乎 和Root呆在一起的每一秒  对Shaw来说  都浪费不起


Shaw踩在阳光照进卧室的前一秒进了门  轻轻地带门生怕惊扰了某人的安眠


“Sameen?…回来了?” 


慵懒的声音伴着香气传入黑发女人的耳际  


她叹了一口气  不知是懊恼自己吵醒了对方 还是担心对方睡眠不够


蹑手蹑脚地踩进卧室   拿着毛巾擦着脸上的汗珠


“嗯。我吵醒你了吗?” 小狗一样真挚的目光惹得Root心里发笑 


“就是就是  就是你吵醒我了!”


其实没有 其实Root在她走的那一秒就醒了  


洗了个澡 玩会电脑 

在Shaw进来前一秒缩回床上(Machine表示宝宝什么都不知道


无非是为了向对方撒撒娇  但爱人之间有些秘密也总是好的


“啊对不起…” Shaw心里直怪自己不小心  决定明早不发出任何声音


“我不管  你过来陪我继续睡” 对方张开双手像在期待些什么


“…” 她克制住了把白眼翻上天的冲动  


但还是妥协的 脱了上衣和短裤  钻进了被子里


一手揽住怀里细索索扭来扭去的人  将下巴顶在对方头顶 


坚毅里带点宠溺的口吻说 “睡觉!”


可撒娇的人蹬了鼻子  自然还会上脸


嘴角勾起浅浅的笑  戏虐的在对方怀里扭动  


温润的气息轻扫在Shaw的颈窝和锁骨处  霎时间燃起一片火


被撩地有些痒  Shaw揽在对方腰上的手收紧了一些  “别闹!”


自然  你叫不听一个装聋的人(一只耳朵也能听得见好吗!  


Root薄凉的唇一点一点的附上Shaw 脖颈处脉动的血管  


用呼吸在对方血液里点起火  慢慢地等它燎原


她啃上对方的下巴  用舌尖勾勒带着汗水的轮廓  嗯  有点咸



Shaw知道了对方到底是要干什么  当然也不会含糊害羞装不懂


靛蓝特工的行动力永远比言语先到目的地


她翻身压住了怀里不安分的人  牵制着Root的手压过头顶


将翘鼻浸在棕色的卷发里  细软的长发散发着自己洗发水的香气


“你知道的  我没跑尽兴  还有一大把精力”


吐出的气息包裹着分明的锁骨  绕着骨节  流进血里


身下的人发出一声软糯的笑声  似乎在庆贺自己的勾引起了作用


“我不知道  但你会让我知道的  对吗 Sameen?”



两人真正从床下下来的时候  已临近中午


晨练两次的Shaw 饥肠辘辘地宣告赖床结束


“我要吃饭”


“你还没吃饱吗?”


“…我说饭”


“哦”


从浴室里出来的Shaw看见了穿着宽大白衬衣的女人


金色的光懒懒的洒在她纤长的双腿上  

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交织出了安心的颜色

披着松散的棕色长发  在平底锅里煎着鸡蛋 

滋滋的油煎熟了鸡蛋  也跳进了黑发人心里

像一个烙印  纹出对方的姓名


“嘿!你晚上有事吗?” 

她斜靠在门框上 抱着手带笑地看着为自己做brunch 的人


“认真的?”

“你看我像有事的吗?”


不该调情的时候乱勾搭   调情的时候开始玩下滑


Shaw觉得迟早有一天  自己的白眼会翻到后脑勺去


“我想...”


“嗯?”


身后的人从背后拦住高个子女人的腰身  下巴抵在平滑的肩膀上 


“我想请你吃晚餐。”



我不管  

小红心超过50(要求真低QAQ)

我今晚就更晚餐QAQ

明天写吵架 挽回 吃醋好啦23333














评论(14)
热度(215)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