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且以情深共白头 六

无理取闹根&暧锤  打架play

乱凑Samaritan介意的注意避雷

日常甜

欢迎食用


天才小黑客第一次觉得人类那些个只会卖弄文字的哲学家还是有点道理的


七年之痒这个爱情劫也出现在了她们百无聊赖的生活里


噢 你别弄错  她们是七月之痒  我也没错  百无聊赖真是确切描述



不同于过去成天有号码跳出的刺激生活  一切渐渐归于了平淡


Shaw和Machine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虚弱(调皮)的Root得在家里休息(躺尸)半年


Shaw乖乖地朝九晚五养家糊口   Machine识趣地发展新小分队成员来保护纽约


虽然当那天Root的屏幕上跳出 “我不需要你拯救世界  请照顾好自己”这句话时


Root差点白眼一翻  心脏病发  彻底躺平


但至少  她还是知道满足于现在简单平凡的生活  好好和小女朋友享受来之不易的安宁


可从上星期开始  Root就发现Shaw有点不太搭理自己


屁颠屁颠跑去医院送午饭  结果发现做完手术的Shaw已经吃了芥末牛肉三明治

(当时她还质问半天是那个天杀的小贱人给Shaw的)(摊手)


一回家也不来个拥吻  低头就跑去和bear扔飞碟(Seriously?)


直到自己在厨房喊着准备吃饭  才不情愿地走来帮忙收拾桌子


晚上  奶奶的 别和她提晚上  


Dr.Shaw带着黑框眼镜看病例的样子性感得能直接引发集体高潮  


但当Root攀上去准备蹂躏一下自己可爱的小医生的时候 


对方只是淡淡的吻了她眉心 说了句睡觉吧 就关上了灯


留一个欲求不满…额不是…睡意全无的Root僵在原地


关键是这该死的医生现在还不搂着自己睡了  她说第二天要手术怕手麻


… …



“Baby 你不在家人家很无聊啊”


“…那你可以看鬼片啊  一会你就会觉得厨房厕所都是人。”


“…”


Root 觉得真的是因为爱情自己才能忽略对方语气里有种自己是低龄儿童的故意


Dr.Shaw这一周太过于忙碌 天知道为什么突然这么多人约好时间冲去医院做手术


她当时白了一眼头上的红灯:我其实不想知道为什么 你不要给我发什么短信视频


所以她回家后要么倒头大睡 要么窝在沙发上看医学书


Shaw只是累了  她也没多想  一厢情愿地觉得自己可爱的小女朋友会理解自己的


况且  她进入了某件事是否该提上议程阶段和情感挣扎综合期

(就是那种我爱你但是这样的生活真的是我想要的吗的做作感情期)


因为没认真谈过爱情  更别提和一个全职太太同居七个月


噢对 Root觉得自己随时随地游走在炸毛边缘的原因之一就是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像家庭主妇了


所以Shaw觉得 这几天避免和她吵架来消耗自己为数不多的精力的最好方法就是少和她接触



Root跨坐在Shaw陷在沙发里的腰上 恶作剧般地拿开Shaw厚重的书


带点油烟味的身体和Shaw身上消毒水的味别扭的融合


倾下身勾起嘴角准备吻她  Shaw歪过头内心片刻挣扎(我拒绝解释 你不要问我怎么看出来的)


还是凑上去短暂地亲了一下身上人的唇瓣  伸手摸了摸她头顶的软发


然后放下她说:我去洗澡了


呆坐在沙发上的Root决定离家出走



… …

2个小时后 从浴室出来的Shaw发现家里比坟场都安静



Shaw以为只是寻常闹脾气  打电话不接便也没太在意(exo me?)


她总会回家的不是吗?


可接下来的一周  Shaw的生活别提多刺激了


做完手术洗澡结果停水  超市买菜结果信用卡冻结


开车带Bear去狗狗公园结果车没电  好不容易到了结果人家今天休息


小护士冲过来害羞地说:Dr.Shaw你真坏   她觉得自己并不是很想问清楚这个结论怎么来的


终于在周末的时候  Shaw奔溃了  质问Machine那贱人在哪里


结果收到一张Root在大溪地沙滩上被阳光肌肉男涂防晒霜的照片


“你他妈不是同性恋吗???”



颠簸几个小时 怒气冲冲跑到大溪地的Shaw在下飞机的时候被地勤扣了顶牛仔帽 


牛仔短裤和白色背心在她线条分明的身上描绘出了夏天的味道


一路杀到酒店  发现穿着黑色比基尼的Root正在和一对夫妇攀谈  


气不打一处来却也不得不因为礼节而强压下去


“噢 Lambert,Martine我给你们介绍 这是我当医生的女朋友, Sameen Shaw”


满脸堆笑的Root亲密地挽着Shaw和他们握手 


因为Shaw看到Root脸上明显地写着 “你配合点 不然你这辈子都吃不到牛排” 


“啊很高兴认识你们啊” 高挑的Lambert笑笑 一副商业精英的做派让Shaw有些不自在


“不如 一起吃晚饭吧”金发碧眼的Martine温柔地建议



“你们怎么认识的啊?” Shaw从没觉得Root这么喜欢家常里短


“Lambert和我是在一次商业酒会上遇见的,当时我还是Samaritan的行政总裁。不过嫁给他以后我安心在家里当全职太太。” 话音刚落  Lambert用手覆上爱人的手 眼里满满地爱意忽略了Root听到那四个字抽起的眉毛


“诶 Shaw 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 …”

“我们是在  酒店认识的...当时真挺火花四溅的...她没告诉我她真名…但我还是找到了她…”

Shaw 一捏手心:妈的老子真会编故事

Root一挑眉:你在说什么 请问你是智障吗???


“哈哈第一次见面女孩子都不愿意告诉别人真名吧  我还告诉Lambert我叫Mary呢”


“是吧是吧。她还老怪我。”  Root找着台阶就顺着滚下去

“后来有一天机缘巧合她在我车里过了一夜  我盯着她看了一晚上  第二天醒来她条件反射地差点掐死我。”


Shaw心里一个白眼:我真他妈应该掐死你的


“后来呢?”


“嗯。特别巧的是我们调到了一起工作。我不断调情,虽然她也不怎么理我?”

“我记得当时我都快要放弃了。直到那次上面说要我外派九个月去一个特别偏远还危险的地方时

Shaw主动顶替了我。噢...那个离别吻真他妈糟糕。”

“一直联系不到她啊。也不知道会不会忘记我。”

“还好她回来了。”

“不幸的是她回来没多久我就生了一场大病,她一直照顾我直到现在咯。”


其实也说不上为什么  Shaw决定原谅她的无理取闹了


可能是那天斜斜的夕阳让Root高挺的鼻梁伴着温润 也可能是徐徐的海风刮在心间带有安详  


Shaw听着Root复述这一切的时候感觉她一直那么美 也一直在发光 


心突然就软了  目光柔和的追随着她的动作


那段晚餐让Shaw放下了几个星期来的疲惫 



可Root不是个那么容易放下的人


这不  回房间路上毫无防备的Shaw就被一电击枪撂得不省人事


那时 Shaw刚准备吻她



Root觉得反手被捆在椅子上的Shaw美味极了  两条黑发垂在眼前 随着她平缓的呼吸摇曳


算着时间  知道她醒了  缓步移到她跟前  拿手抬起她下巴


“Hey Sweetie, 你现在防备技能越来越差了呢。一定是过得太舒服了吧。”


Shaw不知道这疯子又要玩什么把戏 她瞪着对方跨坐到自己腰上的腿 手里还拿着自己的柳叶刀


等等...柳叶刀???


“Root别闹了,放开我”


“啧啧啧  Sameen你又不乖了,你不看看刀在谁手上,说话总是那么不饶人。”

白晃晃的刀叶有点刺眼  手腕挣扎着却勒得有点疼


Root招呼也没打顺着左臂就划了上去  疼得一激灵顺便告诉Shaw 她玩真的


“我惹你了?”莫名其妙


“你没有呢。一点也没有。只是我太无聊了。我这不自己找点乐子吗?没准换个人更有趣?”


“你敢。” 黑发人眼里闪着豹子般凌厉的光芒


“你看我...敢不敢。” 右手拿着刀就准备刺向Shaw 的下颚 却被怀里人一把擒住 撞到墙上


咚得一声重响让Shaw懊恼自己是不是下手太重了 正要拿手抚上对方背部时


Root反手一电击枪就杵上了Shaw脖子 幸运的是可能电量低没什么太大伤害


但Shaw还是手一抖 将她疯子女朋友两手锁在墙上  “闹够了?”


“没呢。你这不是不爱我么,我不刷点存在感我可能连Bear都不如”

“…你是不是嫌我烦了 在家赋闲又对世界没什么贡献”

“你看你还打我 我背都被你撞青了。” 

Shaw心里一个白眼:自己手臂上还掉着血呢


小黑客自顾自地抱怨撒娇  眼里透亮打转的液体引得Shaw一阵心疼


“我只是 在想一些事。”


在句号飘到小黑客耳朵里那刻  医生的唇也粗暴地覆了上去


抬手把她抱起来压在床上  扯掉Root身上为数不多的布料


简单粗暴 直捣黄龙  没有过多的前戏  却是全部的Shaw


黑漆漆的夜  房内却灯火通明



“你在…想什么?”


“领养手续需要结婚证明。”


“什么???”




-------------

下一章大家当然知道什么情节啦

至于为什么是左臂因为右臂要动刀子哇(还是贴心的

今天最好的朋友回来啦出去浪了一天所以更新的慢了一点

别打我(((  继续给小红心哇QAQ

可能老早以前看过上清大大写的The Smiths 有个情节很相似

抱歉  起身把它改了QAQ  谢谢 @坚果用绳命安利Xena 

顺便我微博也这个名字(我是在说你们快来勾搭我!!!)

评论(14)
热度(201)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