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且以情深共白头 七 [完]

你圈又开始撕逼了  虽然和小透明我一点也没关系


但大家和睦一些嘛  所以发糖安慰一下大家



Hate makes you cautions

Love makes you glow



准备婚礼的Root和大部分待嫁女青年一样  陷入了月经咆哮都比不上的暴躁阶段


纠结戒指上是要刻R&S 还是S&S   纠结婚礼是要在草地上还是在教堂里


纠结结婚誓词要写成什么样   纠结请帖要什么风格


最要命的是 马上要结婚了结果发现自己对婚姻就是爱情坟墓这句话深信不疑



Shaw是在那天晚上彻底受不了的


自己的小黑客洗完澡坐在床上看婚礼杂志  穿着黑色短裤的Shaw拿着毛巾帮她温柔地擦干柔发


发间的香气引得Shaw撩开湿润的棕发  唇齿留连在白皙的脖颈


Root被背后细细密密的啃咬弄得无法集中注意力   浅浅地呻吟出“Sameen…”


回过头来咬上了黑发人的薄唇  背后的人手不安分地伸进了白衬衣的上层


意乱情迷间对方的手已往下游走  双手抚上对方的双肩


脑海里突然一个电光火石  像是想起什么重要的事  Root推开Shaw


“啊你的肩宽我量错了!我要赶快去改!不然裙子会不合适的…”


自顾自地弹跳起床跑到电脑前  留一个尴尬的Shaw呆立在床上


那一刻Shaw脑海里的显示屏只剩下 “你再不做点什么你女朋友就疯了”的字幕



Shaw打电话给Reese的时候  他正抱着Zoe在游艇上演“You Jump I Jump”的戏码


“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John举起电话的左手上有颗戒指在反光


“…”



*

Shaw决定去警局找Fusco  坐在自己办公室的警监正在抱着西瓜吃


“你结婚的时候你前妻也这么婚前恐惧症吗?”


“我们就扯了个证...干啥玩意...这么麻烦”


“噢。不好意思。我忘了你离婚了。”(不离天理不容)



“Finch,Root这是怎么了?”  


“你弄坏她电脑了?”


“没有。”


“那结婚的时候自然就好了,只要她电脑没坏。”


Shaw挂电话的时候觉得自己心脏不太好



>/. Why Don’t you Ask About Her Past?

“Does It Matter?”

>/.Or You Have Better Solutions Than Me

“She Won’t Let Me”

>/. Then Try It

>/. It will be a secret between you and me



那是Texas一个安静的小镇   环绕的山让它显得尤为孤立  


夏天炎热的高温会将居民们都赶进了酒吧  冰镇啤酒便成了必不可少的饮品


冬天飘零的雪花让这镇子不合时宜的填上一份寂寥  热闹的圣诞节便显得尤为重要


在Shaw停车扬起一阵风沙时就觉得:这里不应该是她的家乡  总之  她不会在这变成这样


镇中心的酒吧没那么难找  唯一售卖伏特加的地方让它即使白天也有很多人光临


按照Machine 的指示医生走了进去  顾客们抬眼看了这个异域风情的美人


发亮的皮衣在提醒这些格兰德河居民她来自外地


“你要点什么?”


“威士忌 不加冰”


不愿与人攀谈是意愿问题  但特工过去良好的素养让她知道怎么开展一个话题  


年迈的酒保递给她酒以后 她微笑着抿了一口感叹酒的香醇


“嗯?你应该在镇上呆了很久了吧。”


“是啊。这家酒吧开了多久,我就在这多久了。但你看起来不像本地人。”


“Bingo。 我是来找人的。”


“嘿!你问对人了,镇上没有我不知道的人。”

 

酒保一阵得意引得Shaw心里咒骂:Machine既然你连问什么人都知道 那你叫我来问个什么屁


手机及时的收到了短信:Ask Him About Samantha Groves


Shaw也及时的给了一个白眼


“那你知道一个叫Samantha Groves的女孩吗?”


听到这个名字的酒保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人在想问题的时候是无法继续手上动作的


Shaw知道问对了人  也知道酒里有故事  


只是没想到  这个故事那么悲伤


“Samantha小时候很可爱啊。但她父亲走了以后家里情况不是那么好”

“每天都躲在图书馆疯狂的看书  摆弄电脑”

“我没记错的话她有个最好的朋友叫Hanna吧?嗯  Hanna Frey。”


“她还有最好的朋友?”


“是啊。可爱的女孩子都有好朋友啊。当时的Hanna比她大4-5岁吧,经常带三明治给在图书馆的Samantha吃,借自己宽大的牛仔衬衣给她保暖。”

“应该是个大姐姐一样的存在吧。”

“直到那天...”


“那天怎么了?”


“Hanna上了Russell的车。再也没回来。”

“当时小Samantha告诉图书管理员罪魁祸首是谁  但她不相信她。”

“妈走了。爹死了。所有人都觉得Samantha是个孤僻症的怪孩子。况且Russell是个好人。真的。”


“那后来是怎么?”


“两个警官不知道为何想起来调查这件案子,从纽约远到而来查出了真凶。只不过Russell早就死了”


“???”


“貌似是因为黑帮复仇吧。镇上人都觉得他是个好人啊。所以他被报复的时候大家真的很震惊。”


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Root偷了黑帮的钱嫁祸给Russell  帮好友复了仇  人类在她眼中都变成bad code


她改名叫Root  疯狂的追随Machine 直到遇到Shaw  她才缓和过来  直到John他们来 Hanna才有个墓  


“那 Hanna和Samantha的父母有墓碑吗?”


“有啊。不过你是她的谁吗?这样的陈年旧事,很少会有人提起了”


“我…我是Samantha的未婚妻。”






雨从天阴下来就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拍在泥土上带着生命的气息灌入鼻腔


撑着黑伞站在墓前  Shaw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此时的寂静


“Hey Honey?你去哪了?”


“医院临时有个...嗯…外出开会的事  没来得及给你说”


“你那边下雨了?”


“嗯。下了。还挺大的”


“啊那你有带伞吗?你衣服穿得够吗?…”


Root又转换了絮絮叨叨模式  可少有的这一次Shaw没翻白眼  


反而稍稍得觉得即使站在冷雨里  心里也很暖 


“带了。别担心了,我是医生,我能照顾好自己。”


“嗯。也对。我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话很多,会烦吗?”


“不会的。”


“嗯。那就好,我今天去看了婚礼的蛋糕,礼服也快做好了...”


“Root?” 她傻傻报进度的声音勾起了Shaw 的嘴角  但突然想到了什么的Shaw还是打断了她


“嗯?”认真的尾音像是跨过几个世纪传到Shaw的耳里


“我...额…我很高兴…和我结婚的人是你。”




婚礼在Finch的一处私人庄园内举行  傍晚的夕阳温暖地洒在天上


草地上立起了花瓣缠绕的宣誓柱  庄严又静谧 


蓝天倒映在湖面  红色的鲤鱼游弋在白色的云里  


Elias穿着神父装的出现的时候Finch笑得肝都颤了


Grace在强调她从未料到她俩浪成这样还能结婚时


Zoe白了一眼: “得了吧 她俩看着就天生一对  傻瓜才看不出来她们会结婚。”


时光消逝在长廊里  穿着白色婚纱的Shaw不安的站在Elias旁  


死死拉着拿着戒指盘的Reese的衣角  黑色西装上衣看见褶皱在可爱地向自己招手


“Shaw你放手!” Reese咬着后座牙憋出了这句话


“我看你第一次杀人都没这么紧张。你放手!衣服要起褶皱了!”


Shaw楞楞地没回话  Zoe看着斗孩子气的Reese痴痴地笑着



Shaw是在看到踏着阳光牵着Finch走出来的Root那一刻平静的


一袭白纱在余晖里染上了金色  棕发盘起露出好看的颈项  


她左肩有枪伤  那干净利落的穿透性伤疤是Shaw留给她的定情信物


修长的双腿缓步走向神台  十步的距离像是走过了Shaw的一生  每一步都踏着安稳和爱


Finch将Root的手庄重地放在了Shaw的手上


John递给了她戒指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 Felt Like I Belong”


“I Met U  Like My Half Soul”


“Till Death Do Us Part” Root棕色的双眼里水汽迷离


“No  Mrs.Shaw”


“Nothing Can Do Us Part”







这一部就这么完啦  宝宝下周要去加拿大  一个月内可能更得就有点慢


如果快  下周就有婚后糖  如果慢 可能我也不知道会多久


在我心里Shaw是不会用言语表达我爱你的人  


但她爱她  全世界都知道的


相爱的人在我的故事里  总会相遇


愿你们也如此幸运


评论(22)
热度(223)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