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愿有岁月可回首 五 [醋锤]

圆圆想看的大锤吃醋力max


评论写的想看Hanna没死


F!O说这一章两人信任度有点低


婚姻不就是这样吗?总会有一些时光不相信对方


但爱情不就是  即使争吵  也仍然会回到一起


相爱的人总会相遇不是吗?


那天正好下雨  Shaw很不喜欢下雨  


每逢阴雨天  每逢狂风起  她的后脑总是一阵一阵发麻  


针刺般的痛苦蔓延全身  像是在撩起什么不好的回忆


如果这个时候Root在还好  她会轻轻地帮她按摩  


将毛茸茸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腿上  认认真真地按压脉络  


不时亲吻她的眉心将埋在虚拟的思绪拉回现实  回来和自己一起


她有一次调笑着问她  “你梦里是不是还在梦到我?”


“嗯。”  腿上的人仍然闭着眼睛  睫毛细微眨动扫过下眼


“不会腻吗?” 按压的手稍微重了些:总是我一个人  你会腻吧


“不会。” 黑发扫过床沿  她缓缓睁开眼  “你们不一样,不会腻。”


Root看到怀里人眼里有繁星  闪烁着照亮自己的心  “怎么不一样?”


“她比你温柔,比你善良,比你会说话,比你会…”


突然加重力度压到一个关键穴位  腿上的人疼得不得不停下话语…

“你闭嘴…”  


Shaw一把抓住Root的手  起身靠近  急促的呼吸温润地打在Root高挑的鼻侧


“但她不是你。”


“而我需要你。”


突然 那个深吻就带走了湿润的天气和恼人的头疼


但那天下雨  Root去接一个很重要的无关号码


其实Shaw本来也不知道重不重要   


但那天下雨  她叫Root打伞  她没听


她说自己头有些疼 Root也没在意


Root失魂落魄走出去的时候医生抬眼看了一下红点


叮地一声  手机收到讯息


“Fuck ..."


医生一挑眉“Shut your mouth tightly.”



那个号码   有和Hanna一摸一样的脸



湿漉漉的街道在阳光照耀下散发着余韵  


热气扑腾地向上翻滚  扰得棕色卷发无力地搭在肩上


Root一直在分心  跟着右耳的指引麻木的前行  


七拐八转的街道似乎是故意的不让她走到目的地  


Root在分心  她注意不到身后鬼鬼祟祟的人影



“Hello…Little Judie…My name is Samantha Groves…”


“I was…the best friend of your sister.”


“Hanna.”



*

Root没有告诉Hanna的妹妹自己的真名 这让Shaw和Machine都很诧异


她说过:Samantha已经死了  Root才是自己


但她没有告诉那个来自她过去的人  她现在的真名


乖巧的女孩和Hanna一样有金色的头发  大大的波浪卷慵懒地挂在两肩  


她笑得很甜  带着一种人畜无害的纯洁  


来纽约上大学  和身边朋友关系都很好  但不知道为何  会作为一个无关号码跳出来


自然  她不可能是行凶者


噢不  这不是什么主角偏见  是因为就算她是行凶者


Root也会帮她  不惜一切代价地帮她完成使命


就像完成自己的夙愿一样那样不顾一切


“其实  我没见过我姐姐。”


生下来的时候Hanna已经离世两年  父母不像大多数失孤家庭那样离婚


反而坚强的生下Judie  算是带着一半Hanna的灵魂活下去


“没事  但你和你的姐姐  长得真的很像。”


“那你可以给我说一下她。我很好奇”


Shaw懊恼地盯着坐在她和Root常去的那家牛排店的两人  


Root帮她擦嘴角的画面该死的充满了宠溺  妈的  那不是只能对自己吗???


Shaw摇摇头  毛骨悚然地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比较Hanna和自己孰轻孰重...Sameen Shaw你真是成熟的可以


雨还在下  她头还是很疼  


看着那张和去世的Hanna一模一样的脸  她甚至觉得自己还在梦里


谈了一整天的Root送Judie回到了宿舍


Shaw在她回家前一秒洗去身上尘埃  平静而自在地坐在电视前


等着Root钥匙转门开来


5分钟过去


钥匙孔没声音


10分钟过去


丝毫没有动静


耐心的外科医生急了  


大力地打开门  


却发现门口连鬼都没有




回家前一秒决定冲回刚刚离开的社区  那天风很大


站在Judie门前的Root要鼓起很大的勇气敲门


来人在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开门的时候  


被Root那一句“我能陪你一晚吗?” 搞得手足无措

(废话...这么晚就陪你一晚...谁不手足无措)

(我不会啊 AA和SS多突兀来陪我我都不尴尬)(捧脸)


“我很抱歉。”


“为了什么?” 


迷迷糊糊的Judie并不是很清楚这个好看的女人到底是要干什么


“为了...我没保护好她…”Root的眼眶里甚至转着泪


暖黄色的灯光和可爱的灯饰勾起了Root心底一切温暖的回忆  


鼻头泛酸喉咙哽阻  脑海里回忆泛滥成灾


世间最怕的事就是假设  假设会带来后悔  


Root的眸在对上Judie那和Hanna毫无二致的脸的那刻


一万个假设涌上心头:如果Hanna没死  我会不会不是这样?


那我不是这样  Sameen还会和我在一起吗?


瘦弱地肩头轻弱的颤抖  脆弱两字弥漫在空气里灌进Judie的鼻喉中


在连接到大脑神经那一刻激起了蕴藏的保护欲


她常年运动的身材远高大超过Root  缓步走上前


揽住Root的肩膀  在她脸颊上印下一吻


“没事的。不是你的错。我们不怪你。”



看到Root埋在Judie颈间的那刻


端着狙击枪的医生手抖了一下射高到了目标的大腿


“你帮我打一下911吧。可能大动脉失血了。”


天台上的摄像头不是那么高清  


但Machine还是清晰地看到Shaw死命扣在扳机上的食指和额头凸起的青筋



那个男生看上Judie很久了  在她的水里下了迷奸药


算准时间准备去房间干正事  被远处守株待兔(捉奸)的特工差点打得高位截瘫


Judie拉着Root的手跑到门口对上在收枪的Shaw


以为Shaw会对二人有什么不利的Judie拉过Root护在身后


“你是谁?”


“我是...”


“她是我同事...”


快速升温的空气炸掉了Shaw最后一颗控制情绪的神经


被自己的妻子在外人面前说是同事搅起了Shaw胃里的不适


她摔下自己得之不易的枪  


“要下雨了。我要回家了。随便你。”



安顿好Judie的Root抱着枪小心翼翼地回家


Shaw的反应让自己有点措手不及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她是同事


Hanna说自己不喜欢同性恋…她如果知道自己和Shaw结婚了  会不会不再喜欢自己


窗外电闪雷鸣  狂风骤起


Root终于想起  下雨了  Shaw会头疼


肉文要过150小红心我才发(。 

因为这点肉沫我昨天被吞了  我不开心(。



“I just cant let her go.”


“Then can u let me alone?”


*

随着淅淅沥沥的雨消失  脑后的阵阵酥麻渐去


要了怀里的人一遍又一遍后  Root筋疲力尽沉沉睡去  


快感交合着疼痛却让Shaw异常清醒  天蒙蒙亮  还带着点冷意


借着昏暗的灯光  Shaw侧身躺在Root旁  用手一点一点描摹自己留下的痕迹


背脊上的抓痕  脖颈处的咬痕  手腕上钳制过久的勒痕


心疼那白皙肌肤上的红印 懊悔自己的失控  她闭上眼轻轻吻在了后颈


“嗯?” 迷迷糊糊的声音暗示着Root因此清醒了些许


“我吵醒你了吗?”  嘴唇还因为覆在对方肌肤上而发音不清


“没…对不起…”


“怎么了?” 怀里的人背过来面对自己


“我忘记昨天下雨了。我忘记你会头疼了…” 真挚的眼光伴随着悔意  Shaw轻柔地吻了上去


“没事的。是因为她吧?只是,她是谁?”


“…我似乎, 从来没和你讨论过我的过去…”


“嗯.” 你终于想起来了吗???


“我出生在德州。”


“嗯,我知道。”


“…我有过最好的朋友。”


“嗯,我也知道。”


“???” (求婚那一章Shaw独自去德州没有告诉Root的)


“Hanna Frey” 


“???” Root抬眼了看了一下Machine


“说点什么我不知道的吧。”


在朝阳升起的那一刻  Shaw载着Root驶向了德州的小镇


树林 天空 白云  飞鹰  柏油路  一点一点在窗外远去


远处的山在不断的变换光线  层云堆堆叠叠


Root惊异于Shaw对通往她家乡的路如此熟悉


“你去过吗?”


“去过”


“…”

“所以你一早就知道?”


“嗯。我知道我该知道的。但不知道你不想让我知道的。”


“…”


即使结婚那么久  两人在车里仍然很少讲话  


Shaw仍然不喜欢交谈  Root心情沉重所以话也很少


在夕阳把一切镀金后  停下的吉普在小镇上扬起了尘土


去Hanna墓前的路上有些崎岖  却只能步行


下过雨后的草地带着泥土的芬芳和清新  


露珠挂在叶片上 不时泻过的余晖染的人睁不开眼睛


“那天也下雨。我来的那天。你还嘱咐我多穿点,打着伞”


“噢。”


肃杀的墓地因为彼此的沉默显得异常冷清  逝人在土下安息


Shaw揉揉鼻:她送太多人去了异界  却很少会来这个链接地

                       

可能This is really not her thing


但因为Root 她也来了两次


“我很害怕,我不知道如果当时Hanna没死,一切会不会不一样,我会不会不一样。”


“不会那么疯狂?” 突然的话语打断了Shaw的思绪 


“差不多吧。如果我不变成那样,我会不会有更好一点的过去,我会不会…”不会遇上你?


Shaw的手扣上了Root  十指紧扣  在墓地前显得庄严而静谧


“嘿!Root,相爱的人总会相遇不是吗?”


“…Sameen…” Root一把把她拉过怀里痛哭流涕


“You said, this is the first time you feel like you belong.”


“I am your Home.”


“I am your Arrow.”



*

或许你会因为一些你人生的小细节而变得不同  或许你的人生会不那么困难


但我们的即刻是过去的结果  未来也仍在我们的手里


纷杂的世界有一万种可能  每一种都成就了不同的人生


幼小的孩子会因为一次数学不及格而放弃理科


被气流扰乱的蜜蜂放弃在这个区域洒下花蜜  土地便错失了繁花


Root或许会因为Hanna仍然在身边而变得阳光积极  正面向上


Shaw也可能一直为北极光效力


但嘿  朋友  相爱的人总会相遇不是吗?



他们回去的那天 Judie为自己的橄榄球队赢得了冠军


坐在看台上的两人专注的盯着Judie  在最后十秒Judie冲刺的时候  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她们为她欢呼  为她骄傲


Root在递给Judie毛巾以后  拉着Shaw给她静静地说


“Judie. She is my wife. As kind of my past, can you be my family?”




—————————

po主的人生信条就是“相爱的人总会相遇”


“不是因为你是谁”


“不是因为他是谁”


“相爱  就能相遇”


这一部到这里差不多完了


大家每次给我评论我都认真在看  这个月很愉快


我不是大大  我对文字的驾驭能力还远不企及


但写了肖根以后  兴许是带着爱吧  


我变得更能把握人物的情感


我不会写任何刀


现实都那么悲壮了  为何不让她们好好在一起


你说是吧



评论(37)
热度(247)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