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Begin Again 1

军队是强制Shaw去见心理医生


当她孤身一人从桑金(阿富汗要道)出来以后 她变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 但她无法再感知到任何情感 


时间流逝如未放芥末酱的三明治一般索然无味


军医诊断她为PTSD  加之本身内敛的性格


创伤在她灵魂上的影响扩大数以千倍


她变成了一个二轴


她觉得这一切多么可笑  


一个战争英雄  如今蜷缩在反社会人格的桎梏


脑袋里说不定哪天就有个声音叫她去搞爆破袭击创造新世界


她一直说不出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确切来说  是想不起


一整个小队冲进这片区域 一个月后只有上尉Shaw孤零零地出来 


浑身是血 满身是伤地踏着烟尘失魂落魄地走出来


原来充满活力的眸光黯然失色


不论长官怎么质询 她也说不出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奈之下 一纸文书将她送回纽约


带着战争英雄的荣光和一身伤疤


彻底退出充满硝烟的战场


可能还有她本应快乐的人生


Shaw坐在沙发里已经发了半个小时的呆了


Turing耐心地看着这个自我封闭的士兵 


如一只受伤的野兽 却忘了如何舔舐伤口


她感受不到时间流逝 一小时和一分钟没什么太大区别 

 

阳光在窗内投射的阴影越来越大 一片一片的遮盖住上尉 


陷在阴影里的她带着一种危险 中东人深陷的轮廓在黑暗里勾勒得异常明显


察觉到自己在打量病人的相貌和身材的Turing摇摇头笑了笑 自己不应该这么不专业  以貌定人是一个心理医生最不应该做的事


为了缓解尴尬  她开口打破了空气里弥漫的寂静


“所以上尉 你有家人吗?”


“没有.”


“从来没有?”


“死了.”


“…那你现在的生活有人照顾吗?”


shaw眯起双眼抬头望她 如猎豹看到猎物一般的精准而危险


“你是说我照顾不好我自己?”


“...我只是想知道...”


“知道什么?”


Turing身上那股特殊的香味还萦绕在鼻尖 压下了迟迟未能爆发的怒气


“你知道三餐该什么时候吃吗?觉该什么时候睡吗?”


“你以为我不知道看表吗?”


“那好上尉…你1200准时进来的。我很佩服军人的守时,但你能告诉我,你在这里待了多久了吗?”


“15分钟.” 坚定短暂 不容置疑


“确切的说,是45分钟.”


医生的尾音飘进Shaw耳里的时候 似乎在明确的宣判她的精神疾病 


Shaw浑身开始笼罩着一股悲伤的气息 如雾朦胧 快涌出水滴


但她感觉不到 所有的情感只能凝聚为怒气


“我感受不到时间又有什么关系吗?”


Turing听出了言下之意 这并不是医生的专业性 


她就是能听出这个人的画外音 算一种奇怪的默契


她想说:反正我也没事干 反正我也没意义


*

Shaw已经三天没睡好了  心里有种淡漠的情绪在抓扯着她 


抓起酒瓶的指节间还有硝烟的余味  闭上眼 身旁全是战友的尸体


突然摔碎啤酒瓶  脆响间噼里啪啦炸成碎片


声音震碎了空气


她一拳打在墙上 闷响震动导致血管破裂 


她苦笑一声:妈的 现在居然连痛也不能让她恢复实感了 


是的 她分不清现实和虚拟了 


这才是为什么Shaw没有时感的原因


她唯一能记得起的  


就是桑金那一个月  每一次睁眼  


手术台上的灯光白晃得刺眼  


消毒水的气味让人窒息


她数过  逃出来之前


她做了7000多次实验


或许不止  但她记不清了


电话响起来 Turing扣上自己的书  


放下黑框眼镜转而拿起手机  暖黄的灯光在房间里渲染出一片温馨


撇到未知号码 眉头微微皱紧


深夜饶人清梦 是很不礼貌的事情


“喂?”


“Shaw.” 简洁明了  毫无多余


“有事吗?” 温柔而小心翼翼


其实医生也说不清为什么 听到这个小个子士兵的声音时有一种安心 


即使打断了独自阅读的时光  她也没觉得多闹心


“我…我不知道哪里可以喝酒。”


turing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她仍然听得懂她要说什么


这种感觉真的很让她觉得奇怪


“你来我家楼下吧  干净,酒也很好喝。”


是啊  她笑了起来  你要约我直说吧  


在听到那声干净利落的好以后  


Turing翻身起床


穿着黑背心的女人坐在吧台上晃着腿  隔着昏暗的灯光也能清晰看见她手臂上的纹身


黑发束起  手指在玻璃杯沿上画着圈  另一只手托着腮  又在对着前方发呆


“嘿!” Turing将手放在Shaw肩膀上给她打招呼  却吓得Shaw捏紧她的手差点一个过肩摔


“啊,对不起。反应机制…”


“没事。” Turing揉揉自己的手腕在Shaw旁边坐了下来


借着吧台幽暗的灯光  Shaw瞟了瞟身旁好看的女人


她身上有和自己截然不同的香味和气质  那是书香混合着美艳在时间沉淀出的佳酿


Shaw常年征战  从18岁就入伍训练  硝烟味和死亡笼罩着她 


而Turing一颦一笑典雅有致  举手投足间透出贵族该有的优雅


气场就是这样  在同一个时空互相交融  


相投的人交融恰当  不投的人半句也多


Turing要了一杯Cocktail  和Shaw简单粗暴的Vodka截然不同


这杯Cocktail混着Smooth的果香  伴着Whisky的辛辣  


酒和人是一样的  人要喝适合自己的酒  


若有幸尝了别人的酒  就算是了解了大半个人


“怎么想起这么晚叫我出来喝酒?”


“我没朋友。你知道。”


“我算你朋友吗?” Turing转过头看着Shaw时 她一饮而尽


“我记不得那些事了。” 她切开话题  没有回答


“你说军队想知道的事吗?”


“你为什么要帮他们工作呢?” 


Turing没有多大的诧异  她知道这是典型的PTSD症候群


融入不进别人的话题  自顾自地延续  答非所问  大脑间断不一


“为了帮助更多你们这样的人吧。而且…” 她的停顿引起了Shaw的注意


难得的回过神来对上她棕色的眼睛  医生眸光里有笑意


“薪水不错,对吗?”


Shaw再次喝完了这杯酒  没加冰  


她听不出Turing的画外音



Shaw送Turing回到家门口


轻轻地掩门声敲响了好奇  


这个女人仿佛千杯不倒  生来就是为了喝酒的


Turing头晕晕的  还不小心撞在了自己那么熟悉从前厅到卧室的门栏上


栽在床上一睡不醒


迷糊间看不见楼下的人影


纽约夜晚的天还是和记忆里一样冷


Shaw穿着背心套了一件皮衣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自己在Turing楼下站了一夜



-------------

进度其实挺快的 符合美剧一贯标准


枝干架好了  慢慢修饰来让它开花就好


希望喜欢


这个设定肯定会有虐啦


大家要说什么梗像什么大大写的 那很抱歉啦


我脑洞也没那么大  所以...我只能按着记忆写


就和我写歌一样  总是带一些熟悉的旋律进去


不喜欢就别看啦  不接受撕逼和批评


谢谢

——————————————


评论(20)
热度(135)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