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Begin Again 3

每次都压着晨间厕所读物更的我

是不是小天使


西装革履的男人压着Turing强吻起来 


被抵在墙上的双手开始强烈地挣扎   手背摩擦着粗糙的墙体引起了巨痛


却始终挣扎不开


不安分的男人开始上下摸索  Turing口腔内的空气被攫取  快要放弃挣扎


她想起了多年前那个深夜  还是个小女孩的自己痴痴望着窗外的星星


漆黑如泼墨的天毫无瑕疵  房外却守着内心龌蹉的野兽


那段时间她从不敢反抗  其实真的  不是不想反抗  


而是每一次反抗都失败  失败就带来更致命的折磨


毫无前戏的进入  暴力的揉捏与拍击


Turing不愿意回忆  那疯狂的撕裂拉扯她的身体


只是她知道  从那时起 心就烙上了人类都是坏代码的烙印



突然  有人从男人身后大力将两人扯开 没有保持住平衡的Lambert一下摔倒在地


黑发士兵跨坐在他身上就开始抡起拳头  每一拳都凶狠而致命


Turing睁着浑圆的眼诧异地望着缠斗的两人  左手不自觉抚上写满不可置信的脸颊


Lambert艰难地喘息 胸膛起伏  双手无力地挡在脸前


脑海里只惊恐:这个矮个子女人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


从震惊里缓过劲来的Turing弯腰拉过Shaw


医生知道  患PTSD的士兵会把自己有占有癖的病人打死


“别打了Sameen  带我走吧。”



Shaw的房间比想象中的还要简洁


凹凸无漆的墙壁  黑色的单人铁床  


白织灯在头顶摇摇晃晃  清冷的光


冰箱里只有速食和啤酒  


衣架简单的陈列着几件衬衣 


房间简单如全部的Shaw  单调沉重 干净简明


环视一周发现空旷的屋内甚至没有时钟


Turing笑笑  她其实真的也不太需要



被丢过来的毛巾砸回过了神  Shaw嘟囔一句去洗澡之后就咬开啤酒陷在沙发里喝起来


Turing站离沙发  听话地去了浴室  


灯光显得她的背影纤细而温暖  体内的血液因熟悉这味道而活跃


奇怪的是 沙发一旁的重量消失了后  Shaw觉得心里腾出了空地


但随即浴室里传出来的水声  又突然觉得安心


Shaw摇摇头  她其实也感觉不到 



Turing穿着Shaw的白衬衣 赤脚踩出来  右手拿着毛巾擦着湿发


Shaw依然望着纽约大街发呆  灯火通明  城市从未让白天离去


Turing俯下身靠近盘坐着的Shaw时  她身上散发着和之前截然不同的香味


那是Shaw自己的洗发水的味道  简单 干净  


被熟悉的气味包裹  或者说  气味相融后  Shaw并没有对领地入侵有任何反应


“你在看什么?” 


Shaw转身对上Turing澄澈的眼睛  她的呼吸甚至射到了医生的鼻翼


那高挺的鼻梁似乎要切割她的心  望着近在咫尺的唇  上尉选择了撤头逃离


“发呆而已。”



Turing盘腿坐在了Shaw的身边  她开始理解  为什么上尉要选择这里当自己的安全地


社区里空无一人  推开阳台就是纽约的夜景  


朗月当空  微风清明  啤酒的气泡破碎在空气里


Turing有一个直觉  没有时间感的Shaw成晚成晚地坐在这里


像是找回记忆  或是寻找痕迹  


拿过Shaw面前的啤酒  抿了抿  黑啤的苦带着Shaw的气息


“我很怕。”


“嗯?”


“如果刚才你不来的话。”


“哦”


“我准备放弃挣扎了。”


“…” Shaw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哪  为何还没回家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她还没推开她


却让她一次次入侵自己的领地


脑海里太多的事要考虑  没必要自我徒劳多虑



“你知道为什么我想当心理医生吗?”


“钱?”


“不是。”


“…你说话…能不能一次讲完。”


Turing又饮了一口酒  气泡翻滚在喉咙里  不适引起了生硬的吞咽 


女人喉头轻轻地滚动  吸引了Shaw 的注意


“我小时候被继父强奸了。”


“???”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  上尉转过头来睁大眼睛盯着远望的女人  等待着她的下一句


“所以严格来说  我也是个反社会。”


“…嗯?”


“我没有信仰,我不相信救赎。人类都是坏代码,会为了利益不择手段。”


Shaw没回答  但她们望着同一个远方  大概在思考同一件事情


灯光反射在她们瞳孔里  如浩瀚宇宙的薄凉星球


“我当心理医生后便发现了人类更多丑恶的内在。”


“衣冠楚楚之人败絮其中,每天无非想的就是如何杀死妻子得到大额保单。”


“孱弱的人被逼入了绝境,在构筑出来的另一个人格里幻想屠杀对手”


“Lambert在华尔街是金融新秀  可他当我的Stalker已经一个月了。”


“我知道。但我也无力改变。人的本性一开始就定了。倾诉也没有任何意义”


Turing 在讲这些话期间  逐渐弯膝抱着双腿  棕色卷发随风飘散  眼中有星火在闪


Shaw突然很想上去抱她  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伸出揽她的手停在半空   僵在空气进退两难


受伤的人总能相互取暖   破碎的心才能拼凑成完



“但你不一样Shaw  你在那次事故以前  就是二轴型人格吧。”


Shaw没有回答  在Turing转过头来时  上尉陷入了棕色的眼眸


“PTSD的症状在你身上表现的完全不一样。”


“通常人抓狂  暴躁  脑海时而重回战场  时而归于现实。”


“但你不是  你直接关闭了你所有的情绪  就像 你是主动的。”


“你自我切断记忆  完全忘记那一段痛苦。”


“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


“但我知道那一定很辛苦。我是指,活下来很辛苦。”


Turing的手贴上Shaw的脸颊 她很高兴上尉没有反抗  


灯光在她们脸上映出了暖黄的光  掌间透出的温热前所未有  


可Turing不知道  受伤的小兽在安抚下渐渐恢复


匍匐在Shaw内心的黑豹  渐渐睁眼醒来



“你知道我是个反社会的话,单独和我呆在一起你不怕吗?”


Shaw没有驱开Turing的手  Turing乖巧地摇摇头


在Shaw将她双手压在耳边之前


在波斯人倾覆在她身上之前


在士兵厚实的唇瓣咬住她上唇开始攫取她呼吸之前


Turing唯一听清的话就是


“You Should Be”





迷离的Turing没有看到对面被风吹乱的画架


上面素描勾出了穿着白衬衣的女人靠在公交车上的身影


盘着的棕发和纤细的后颈


右下方浅浅写着:


你在对面走的好慢


任由我独自在假寐和现实间两难






——————————

我卡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这个系列真没那么受欢迎


可能是我写的不好


但我不管  我真的喜欢这个设定


讲故事把人物描写丰满是非常困难的


看这么多书也还是写不太好


只能很感谢喜欢的读者

——————————


评论(70)
热度(233)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