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Begin Again 5 棋局

刀!受不了的就不看啦。 但怎么说呢,这是我自己目前最满意的作品。


写了很久, 谢谢@细菌研究所  @F. @anitaminiroot


纠结要不要发出来,但因为自己很喜欢。所以还是义无反顾地砍你们好啦


剧情走向看小红心和评论来决定啦


你们等了很久的Turing*Shaw;医生和士兵


会下国际象棋的小朋友会知道深意啦  不会的看剧情就好


欢迎讨论走向和本文

--------------------------

“Capitan Shaw”


“你玩过国际象棋吗?”


[车易位]

雨是冷的,淅沥沥地拍在地上有清晰的声音。透明的雨炸迸,溅在周围的草地,那是阴郁,夹杂着哀漠和忧愁。Sameen Shaw漫无目的地游走在纽约的街巷中,她在找她丢失了的一样东西。

她最重要的一样东西。


黄色保时捷安静地停在路边,按照电话里的指示,她应该坐上去,开向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完成某项任务。Shaw不关心要杀谁,不介意要损伤多少精力,或是消耗多少时间。她是任务完成百分之百的士兵。毕竟她失去的是记忆,而不是令人咋舌的能力。特工熟练地撬开车锁,保时捷甚至没来得及发出警报拒绝来者不善的驾驶员。


“开车。”

耳机里的电音并不是人发出来的,即使脑后隐隐做痛,有一阵电流麻痹了她的神经,那干涩无力的指令一定来自某个合成音。她可以确定。但是Shaw模糊的记忆感无法确定那熟悉的感觉来自何方。远方飘在云里,而她在坠地。油门一脚踩到底,跑车轰鸣在空旷的纽约街巷。泛麻的后脑让她只想找个什么红墙撞上去。是的,疼得失去理智,疼得真他妈想死。


“前方直角右转。一直前进。”

纽约城是一盘棋局,车只能直行。Shaw摇低窗口,闻到扑面而来的冷风中带有湿润的气味。楼宇一层层倒退,天空渐渐被缩窄的高楼遮蔽。她感觉到压抑。耳里的电音安静了好一阵子没有任何声音。跑车轰鸣,回音激荡着士兵的记忆。


[主教聚]

20天前,Capitan Shaw和Doctor Turing确认了关系。不是友谊至上的闺蜜,也不是共享深夜的一夜情,而是那种Shaw从没考虑过会用在自己身上,从没相信过自己会和一人相伴一生的关系。

虽然Shaw从来没有承认过,但那关系的潜台词就是我爱你。


得到Turing的第二天清晨,先醒来的人是医生。她的指节修长,干净,骨节分明。绕着Shaw的眉毛一圈一圈唤醒爱人。细密的毛发坚挺而硬立,和Shaw本人一样,像一支箭。被调戏作弄的人不满地睁开了眼,士兵最讨厌别人打乱睡眠,尤其还是一位医生。不论从健康角度出发,还是体力消耗程度来看,她都值得再睡上一个或者好几个小时。

Shaw抓住了恼人的手臂,悬在空中,睁开眼睛瞪着医生。

棕色的眼眸沉溺在Shaw炸立的发间,温柔眼神里有星辰大海。高挑的人裹在洁白的羽被下,秋月般皎洁的面容下带着笑意。医生纵情吻上迷茫的情人,她混血的轮廓如山川般深邃。鼻翼间的气息撞开了朦胧的双眼,睡眼惺忪的Shaw却僵在床侧。这是她人生里第一个带着爱意的早安吻。

但那一刻她开始相信。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的重逢。


她们会去公园遛狗,在Shaw毫无吃相的吞完三明治后,Turing会细心地将士兵嘴角的芥末酱擦干净。Bear叼回飞盘时,Shaw再用力地把飞盘甩出去。

Shaw带她去爬山,林间有阳光的气息。在山群的宏伟前,士兵会顶着寒风搂着Turing的腰用吻吸干她肺里的空气,再换上自己的气息。 

从未潜过水的Turing在海底看见了舞动的小丑鱼游弋在珊瑚礁里。甚至见证了繁衍新生命。返程时快艇疾驰在金色的海面,夕阳染红了因疲惫而依偎着的两人。远方的海豚跃出海面,他们是海的精灵。Shaw将五指紧紧扣在Turing的左手,手掌相贴传递着温度。士兵吻上了医生的额头,紧闭着双眼的两人在那一刻看见了星河宇宙。

士兵是杀人的利器,医生有救人的天性。

在一起20天,Shaw的PTSD已经痊愈大半。

Turing是Shaw的救赎。也是她的解药。


[王退一]

“把东西给我。”

这是个祈使句。

士兵跑完步去Turing办公室接她时,凌乱的房间让她脑海里警铃四鸣。与此同时,桌子上的电话也恰好地响起。那个声音无比熟悉。

听到指令以后到Shaw僵立在原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窗外。她开始思考,是什么东西,才能换Turing的命?飞过的白鸟像一道光闪过她眼前,拉回了现实的瞬间也带回了些许记忆。

“你告诉我那是什么?”

“噢。Capitan Shaw。你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你选择忘记,但你从来没忘记。”


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里面还有唔咽的呼救声和锁链颤动的声音。士兵不停地克制呼吸,祈祷那一定不是Turing。

“给我点指示,我想不起来。暂时。”

Turing那么瘦弱,被自己折腾一晚上都直不起身,更别说…那一秒士兵觉得自己其实从来没有患过PTSD或者什么情感感知障碍症,她觉得心痛,心痛到窒息。空调的风吹开了Turing的笔记,翻开的书页上写着Shaw无法关心他人,感知不到情绪。

Turing也是庸医。


“另外,你可以再考虑一下我之前给你的那个提议。”


[皇后伤]

电脑屏幕亮起。

视频中的Turing疲惫不堪,四肢被水手结死死拴在铁架上,挣扎过度后摩擦在手腕上留下鲜明的血迹。Shaw攥紧了拳头,呼吸,呼吸,士兵要冷静。 金发的女人一步一步走向被禁锢的Turing,模糊间视屏中闪现了黑衣女人拿起一样明晃晃的器具。Shaw深呼吸。秘密的存在是有道理的,很多东西还是不知道为好。士兵的心跳在看清光亮后波平不一。

那是一把挑骨刀。

而该死的,Shaw知道她的目的。


女人拿起刀一点一点挖进turing耳骨,动作极其缓慢是为了让视频外的Shaw看清,却无疑加剧了被害人的伤痛和恐惧。被固定住动弹不得的心理医生张开嘴大声呼喊,浑身开始抽搐。

其实画面外没有声音。

但撕裂声,流血声,挣扎时孱弱的身体碰撞着铁架的声音就像盛大的乐会,充斥着Shaw的耳膜。绝望交织着恐惧,血液喷出晕染着幽暗的灯光。那熟悉的场景,白织光闪烁在眼前,Shaw下意识摸上自己的后耳。每次欢愉Turing都会轻柔抚上那条长长的疤痕,鲜嫩的软肉因摩擦会让Shaw短暂地吸一口凉气。

她突然想起来他们要什么东西了。

一个写着Samaritan的硬盘。

在桑金中埋伏时,长官Hens压在自己涌着鲜血的伤口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她:国家机密。她敬了一个礼。抹上了Hens的眼睛。


[夜骑士]

Decima 抓住了她,在桑金。他们往士兵血管里注射各种莫名其妙的液体,时而浑身发冷,时而全身无力。疼痛起来像血液里奔腾着一万根带着倒刺的银针。但她敬过礼宣了誓,Capitan Shaw言出必行,她从不泄露秘密。

后来他们开始在她大脑里做模拟,用她的记忆一遍一遍寻找那一段失去的符号。受过折磨训练的她在6041次模拟后选择封闭自己的记忆。

骑士的行径是个圆形,永远绕不回原地。

Shaw带着他们在自己记忆的模拟世界里兜兜转转:在模拟里,从来都没有一个叫Hens的长官告诉她任何事情。她是那个骑士,也是一个士兵。终于,在7043次模拟的间隙,她找准机会逃了出去。无边的沙漠浩浩荡荡,没有水源补给,耐力耗尽的Shaw徒步了100公里。看到基地那一刹那,她昏了过去。

现在Turing后耳有了和自己一摸一样的伤疤。

Decima让人产生联想的方式可真是...令人记忆犹新。


[兵将军](双意

甩掉空弹夹的Shaw踏过倒下的尸体。她没有一点仁慈,不带任何惋惜。枪枪爆头,弹无虚发

是雷厉风行的士兵,是成王败寇的将军。

血顺着胳膀滴下来,她拿出胶带裹在自己的右肩。汗液将发虚黏在了一起。一点一滴勾勒出她冷冽的轮廓。她死死攥着右手的硬盘,一步一步移向那个关押着Turing的房间。

Martine因为门被突然撞开而停下了动作脸上写了下震惊,但看到狼狈的士兵后收敛起了所有的情绪。嘴角标准弧度上斜,右手还在脱力的Turing下颚处画圈。Shaw强行睁开被血液模糊的双眼,认真看着虚弱的Turing。她的手上遍布针头,耳后的伤口还在以极缓慢的速度滴血。Shaw看见她的嘴唇微启,似乎在轻轻呼唤Sameen。


“你放开她,东西给你。”

“你居然相信你们两个人还能完好无损的出去?”

“我不重要,她出去就行。”


Martine明显的因为Shaw的语气而有了一丝诧异。在7042次模拟里,这个女人完成每一项任务都手起刀落干净利落,没有一点怜悯之心。但现在她居然为了一个普通的心理医生愿意放弃自己的誓言,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Martine很好奇,这个女人居然有这么大改变人的本领。


“我加入你们。干什么都可以。”

“只要你送她去医院。”


士兵是无法后退的,一步一格步步为营。

但始终Shaw这个士兵完成了自己的宿命。

她无疑是一个将军。

而Turing活着就行。


评论(65)
热度(135)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