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双城记

po主要回归老本行了 这毕竟是大家一开始喜欢我的文章风格

故事和那个视频(我想不起来名字)一样的展开

记得上一次我延误在京都,在街巷瞎逛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很酷的男孩子。

这次在温哥华机场,因为黄老师坐旁边,并没有人搭讪。

我真想把手里Mocha泼他身上(。

*
【相爱的人总会相遇】

【然后你会知道为何过去的世界在你眼中如此黯然失色】

*
纽约的雨天带有一种喧嚣,是磅礴的城市必不可少的共性。熙熙攘攘的人群因为伞尖勾错而显得躁动不安。时不时极速飙过人群的跑车溅起水花,激起更加烦躁的情绪。 Samantha坐在Cafe要了一杯热Mocha,靠窗的位置淡雅素然,很适合她米黄色的风衣。一串串代码在黑色屏幕上蹿动,最后一格打出了那个象征至高无上的黑客名,Root。

“巴塞罗那很少下雨啊。” 餐厅的侍者在递上五成熟牛排时这么给Shaw说到。典型西班牙装修风格,吱呀作响的木板渗透了时光的痕迹,似乎在挂钟的滴答和缥缈的香烟中能回到上个世纪。Sameen Shaw,每周末做完大手术都会来这家餐厅尝尝牛排,发发呆再要一份五成牛排少胡椒,用最新鲜的牛肉配上沉淀着岁月的红酒。雨滴顺着玻璃,依着重力轨迹,在窗上画出自然的美丽。Shaw右手磨煞着餐刀,精细的外科医生即使切牛肉,也会顺着纹路断丝切出好看的模样。

*
Samantha住在中央公园旁边的小高楼上,透明的落地窗可以俯瞰整个纽约夜景。灯火将城市的孤单切割成两半,在道路两旁弥散开来。她想不起自己已经多久没人陪伴了,工作占据了大部分时间。失去双亲后,家里也很久没再开火。Samantha总会在做完工作后关上所有的灯,将双腿抱在胸前痴痴地望着万家灯火。布鲁克林的光渺小却温暖,家人结束劳累后共享晚餐;华尔街的高楼大厦仍然灯火阑珊,埋着多少人的梦想和未来。
她有的时候会用手指描绘光线的轨迹,光有尽头,自己却找不到归途。

Shaw披上自己的皮衣,从别人的床上蹑手蹑脚地离开。她住在船上,过世父亲留下的唯一财产,不大,却满腹记忆。波斯人姣好的身材和深邃的面容,让她从不缺人陪伴。喝酒时若遇到对眼的人,会留下一晚。她从不询问名字,就像她从不倾诉感情。深夜有时,医生会叠手放在脑后盯着天花板发呆,这种生活随性却没有尽头,想找人陪但会嫌烦。抽身离开那么轻松又决绝,但有时也会孤单,即使她没有这种情绪,可心里的空地也想被填满。

*
下午3点Samantha的公司被外部攻击,她忙得忘记吃午餐。咖啡的香气灌入鼻腔,她隔着办公室窗看到同年的同事轻轻揉揉隔壁女孩毛茸茸的头,宠溺的目光不言而喻。她勾起嘴角苦笑一声,继续埋头更改防火墙。

凌晨1点Shaw接到了emergence call,一对夫妇出了车祸,胸腔肋骨碎裂,情况十分危急。她忙了十个小时,结束手术时才发现自己没吃早餐,随手抓了一个能量棒就去写报告通知家属。

晚上八点,喜欢Samantha很久的Lambert捧着玫瑰花在金融界楼下等她,一身蓝色西装,眼角有好看的笑。Samantha遥远的看着他,从后门溜走了。她不喜欢他,就选择远离他。

早上9点,Shaw换掉衣服沿着河边跑了很久的步。风吹得很慢,邻居Finch家的狗每次看着她都对她叫得很开心,所以她很喜欢这条路。波光粼粼的湖面,Shaw绕过街角,开始自己的第2个十千米。

*
Samantha修长的双腿陷入洁白的大床上,指节一点一点没入寂寞,浅浅的呻吟破碎在黑夜里。冰箱发出滋滋地电音,在幽暗的房间中显得那么突兀又狰狞。脊椎处蔓延了窒息的酸麻以后,Samantha趴在枕头上突然觉得很厌恶这样的生活。

Shaw对着五十米外的靶子控制着呼吸。一、她击中了十环;二、呼吸一滞弹壳哐铛落地;三、她换了重新上膛准备瞄准射击。白织灯烤得房间苍白而炙热,电流噼里啪啦炸在空气里。Shaw看着五十米的距离,像是击碎了自己无聊又空虚的一生。

*
Samantha决定去旅行。

她买了早上12点飞往巴塞罗那的机票。

Shaw觉得去纽约找个工作也不错。

早晨10点纽约时间,Shaw一脸疲惫下了飞机。巴塞罗那送给了她流畅的肌肉和小麦的肤色,即使穿着简单的背心,在人群里也显得那么美丽。出租车到之前她决定买一杯咖啡,拥挤的咖啡馆只剩几个座位,她端着那杯Mocha挤到一个玩电脑女人旁边坐下。

“请问你这里有人吗?”

Samantha抬起头那刻,对上了中东人如深渊般的黑眼,她深呼吸一口,看见有星光闪烁在眸间。

“没有。”
Samantha扣下了自己的电脑,红色的唇轻微勾起,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
“你是来纽约旅游的吗?”

“不,我想来这里找一份工作。”
Shaw发现Samantha的锁骨清秀,身材修长,在短短几句话间透出凡人不可企及的魅力。

“你也喜欢Mocha吗?”
两人交谈了很久,发现Samantha不喜欢吃main course里的肉,而Shaw讨厌里面的蔬菜。 Samantha喜欢一个人做事,Shaw不适合团队工作。Samantha发现Shaw在思考时喜欢用手指敲桌面,Shaw注意到Samantha偏爱托着腮盯着对方讲话。Samantha觉得人类都是坏代码,而Shaw本来就没什么感情。

“对了,你是来坐飞机的吗?要去哪吗?”

“没有,我等人的。”

“等到了吗?”

“可能等到了。”

“嗯?”

“对了,我叫Root,如果你需要人带你看看纽约,我随时奉陪。”

“Sure,maybe someday。”

人群太过拥挤,没人注意到Samantha掐掉了手里的机票收起了护照。

也没人注意到Shaw默默地发短信给司机修改了时间。

*
多年后相拥而眠的时候,Shaw勾了勾Root的鼻尖。

“所以你当时为什么要告诉我你的网名?”

“如果你是坏人呢?”

Samantha搂住了Shaw的腰,将自己陷入Shaw的怀里。

“Sameen,因为你我没去成巴塞罗那呢!”

Shaw揉揉她毛绒绒的脑袋,在额头上印下一吻说:

“我们可以去那结婚。”

*
因为第一次遇见时,Shaw叫Samantha:Root

而Samantha是第一个,叫Shaw,Sameen的人。


评论(43)
热度(173)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