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双城记:续

如果以下的话让你不舒服,里脊先给你道歉。

但在上一篇双城记的评论下,有些小伙伴说:

“你再写ABO我就取关了。”/“你还是写清水文吧。”


是这样的,里脊是有点刚的那种,我脾气挺好?的吧。而且也会礼貌回复每一条评论。

但是我不欠你。我做很多事情,都是为了自己开心或者想尝试下?

我去跳伞时,我爸给我妈说:那是我的命不是他们的,我自己负责好就好。

是的,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负责好就好。

如果我写的不好,如果你觉得辣眼睛,不看就好。

你要想取关,不用给我说,取关就好。


但小伙伴们一定要记住:

我真的不是大大,我真的只是很喜欢在Lofter交到的朋友所以才一直写下去。

Never Go After Me. 

Appreciate for cooperating



城市的渡轮从未停摆,固定的人潮来来往往,平淡的生活日复一日。

Shaw每天去医院的路上会买街角的甜甜圈,2美元一个,老板会在她离铺子还有50米的时候将她少糖的早餐打包好。Root每天会在755分开车出门,在第二个街区一般会遇到40s的红灯,然后遇上自己的同事问候一个早安。有时医院太忙Shaw会错过两人的某个纪念日,留Root一个人在自己做了的一桌子菜面前;有时Root写代码没有回家,Shaw会自己牵着她们的狗去纽约公园跑步,然后吃完本应两个人一起野餐分量的三明治。


平凡就像生活里的刺,两人时常会吵得不可开交。可能会因为Root忘记参加医院的聚会而冷战一周,也可能会因为Shaw在Root抱怨工作的时候一言不发而分床而睡。就在她们的婚姻即将迈向去看婚姻咨询师的阶段之前(真庆幸不是直接去见律师),就在Root将Shaw的酒瓶砸到蓝色墙壁之后,就是那张Shaw最开始装修就厌恶至极的蓝色墙纸。大概是为了纪念那半瓶还没喝完的Vodka,Shaw将Root甩到墙上,抵着她,用力啃咬着她的锁骨来压住自己的怒火。在听到对方喉咙里轻轻地呜咽以后,Shaw冷静了一秒。在她耳边轻轻说:我们去度假吧。


通往夏威夷火山的路蜿蜒崎岖,但Shaw的血液里就留着危险暴力的因子。她戴着墨镜,仍踩着油门单手开着桀骜不驯的火红敞篷牧马人,快速奔驰在山崖间。车路过清风时,卷起了两人散下的长发。Root将手伸出窗外,慢慢向左边望去,延绵不绝的山脉像起伏的海浪,翻滚的大海在阳光下碧蓝透明。Root太过专注,没发现Shaw正迎着阳光望着自己。


棕色的卷发铺在阳光下显得金黄,从侧方向望去,Root鼻尖直挺,骨节分明。几乎就是那么一瞬间,和眼前那个突然大拐弯一起,Shaw意识到自己很久没有好好地看看她,也很久没注意到掩盖在疲倦和平淡下的她仍然那么美。谈不上愧疚,但一种空荡的情绪随着空气蔓延开来。她愣了一下盯着这个方向看了会,直到被凝视者回过头来对上她的眸眼。


“在想什么?不好好开车吗?”

棕发女人嘴角稍稍上扬,语气里充满调皮。

Shaw转过头去看了远方,似乎在刻意掩盖自己眼里的笑意。

“没什么。在想你可能从来没看过活火山。”


“是没看过。其实我也没看过你穿着白色背心带墨镜单手给我开车。”

Root是无心的,Shaw知道。但空气却凝固了几秒。

Shaw一直都不算一个浪漫的人。记得一周年结婚纪念日,她带Root去一家餐厅吃了饭,喝了红酒聊了一会工作生活。回家路上却因为接到Emergence call而把Root放在路边快速驶回医院。是的,在纪念日的晚上,没有特殊的礼物,没有含情脉脉的亲吻,却在冷雨夜把妻子丢在回家路上。第二天早上满脸疲惫的Shaw忽略掉了桌子上的早餐和Root带着期待的眼神。她关上门倒头就睡,没道歉,也没提那间餐厅是她父母第一次约会的餐厅。


两人大概都想起了这件事。但Root抿着唇没有说话,而Shaw也觉得自己其实挺糟糕的。


火山顶有一块凸起的灰岩,显得孤单又骄傲。四周有一些杂草,光秃秃的枯黄是火山口固有的贫瘠。路有些许崎岖,但有锻炼习惯的Shaw轻健地攀上岩块,伸手将Root拉了上去。高畅的地方总是默许风的为所欲为,刮得Root的披肩向后飘拂,白色的吊带裙抽紧显出她纤细的腰身。远处的海天连成一片,棉花糖一样的白云堆叠在头顶。高挑的那个人拿出拍立得,拍了一张Shaw望向远方的背影。


观察一个人的照片就能看出她看世界的角度。而在Root眼里,白衣短裤的Shaw还是那个初遇时的干净少年,带着一身稚气和坚毅,深邃的轮廓还是那么突出和显眼。


“我们照一张自拍好吗?”


这大概是Root这么久以来提这个问题,头一次Shaw不是先翻白眼再拒绝。Shaw一把揽过满心期待的Root,在Root按下快门的那刻转头亲上妻子的脸颊。很多年后Shaw做完手术,疲惫地拿出钱夹里的这张照片时,才发现两人当时不约而同的穿了白衣,脸上却早已有了相同的眉宇和表情。而且没记错的话,她将这张照片留在钱夹的原因,可能是劳累时,能想起Root还笑得那么开心又无邪。


她们的房间立在海面上。洁白的大床下是透明的玻璃,能从上方看到海洋跃动的生灵。整理好行装的Root从浴室出来时,正好对上了换比基尼的Shaw。医生下意识就遮上了空荡的上半身,然后这个本能动作换来了Root一个透彻的白眼:结婚一年多了,你还有哪里我没看过???


但Root总归是要承认,Shaw虽然很忙,却仍旧保持着良好的运动习惯。流畅的小腹线条和健硕的背肌对Root总是有致命的吸引力。在Shaw转过身的那一刻,她看到了她右后背上黑白色的纹身。Root第一次看到黑发女人硬朗的纹身是她们在一起三个月时。也正如当时她的反应一样,她伸过手去轻轻抚摸Shaw右肩胛骨的羽毛纹身,砂质的触感每次都能在触碰下激起Shaw脑后一阵酥麻。


“想浮潜吗?”

Shaw转过身来抓住Root纤细的手腕。


“你带我,就想”

Root能从她眼里看出些什么,那是Shaw在承认她想要她,无时无刻都在想。但不是现在。而Root现在学会了识趣


夏威夷的海水碧亮透蓝,海面被风带起阵阵的波涛。冰凉的海水在Root肌肤上激起阵阵疙瘩,在Shaw搂着Root的腰,邀她一起潜下去看看地球的另一面时感觉到的。五彩斑斓的鱼旋转着将两人包围,海底的珊瑚随着浪涛四处摆动。虽然Root的腿太长,随意一摆就能将游泳健将Shaw丢在脑后,但Shaw仍旧克制住自己心里的不爽和水下翻不出来的白眼,紧紧拉着她的右手。毕竟女人手上那颗戒指是她攒了很久的钱买的,一定一定不能搞丢。


缺失部分看这里

要是被删了 我就直接发链接了


一个月后回家的飞机上,Root靠在Shaw的肩上整理照片。她们第一次约会时,Root想挽着Shaw的手逛街,但不太喜欢身体接触的Shaw每次都会找机会将手抽回来。直到去年冬天Root去出差,纽约漫天大雪。她被困在了离家5公里的地方,汽车没油,气温又异常寒冷。然后Shaw在极寒的天气跑了五千米,找到Root的时候自己热得浑身是汗,Root的手却早已冻得发紫。Shaw拉着她的手放在嘴里哈气,在走回去的路上两人都因大雪白了头,可Shaw一直没松手。


30天,Root照了几百张照片。她们在海滩玩水时Shaw抱着Root就扔了进去,所以有一张湿漉漉的Root坐在Shaw身上掐她的照片。去山洞探险的时候看见一只黑毛蜘蛛,吓得Root整个人黏在了Shaw身上,所以那次Root照了一张Shaw翻白眼搂着她的照片。度假小屋有阳台浴缸,阳台外就是海的那种,她们晚上会一起坐在浴缸里聊天喝酒,虽然大部分是Root唠叨Shaw在听,但看照片时Shaw怎么都不相信自己居然听的那么认真还不带嫌弃。


Root睡着了。

Shaw轻轻地帮她合上了那本相册。

却在最后一页看见了那张揉烂了的“纽约飞往巴塞罗那”机票。

日期刚好就是两人相遇的那天。


看着机票后面黑色的字,Shaw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模糊了她的眼。

Shaw轻轻吻了Root的发旋。

“嘿小疯子,我也爱你。”


评论(80)
热度(226)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