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Remember (二)

街巷杂乱而无章。
潮湿黑色的下水道在脚下蜿蜒,红色的墙砖透出了腐烂的气味。黑发女人用手扶着墙一步一步艰难的往前移动,血迹顺着黑色背心印出在步伐痕迹。
后面有人追她。
她不能停。
但她也不知道,能往哪里去。

*
Jason从外面买了食物回来。女人刚醒了没几天,十分需要补充营养。但在摊开的蔬菜和水果之间,伸出的手悬而不决。她虽然记不得自己喜欢吃什么,但那种生理性厌恶让她无法拿起任何一个新鲜诱人的水果,尤其是那红透的苹果。她总是能从苹果上看到什么,但她说不清是什么。
而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你需要吃点东西…”
“不,不想吃水果。”
“你必须吃。”
“我不觉得有什么是我必须的。”
“那你必须听你救命恩人的话?”
“…”

Jason和她相处的半个月来,大致摸清了女人的脾性。眼神空洞毫无怜悯,几乎对这个世界上全部事物都不关心。不是装出的漠然,而是历尽红尘而不沾身的不介意。他曾在她昏迷时发现了裤袋里的小锁匙,050313,和一串简单的数字。但总是没有办法向她提起。因为后脑的伤,让黑发女人想不起一切过去,甚至是她的名字,而每一次试图找寻回忆都以头疼或突然的攻击作为结束。

但Jason总是很想保护她。女人如同一只受伤的黑豹,自己无法舔舐伤口,也拒绝别人的怜悯和同情。不过总归,她对他带着感恩,所以她总是会沉默着听他说话。

*
“Samaritan逼得越来越紧了。”
戴着眼镜的男人盯着屏幕一动不动,分开的三块显示屏呈现了三幅截然不同的画面。其中一块显示屏里出现了一个黑白西装的男人,白色的衬衣口合适的敞开,是一种中年人该有的优雅和气质。
“我知道,Harold。”

“Ms.Groves正在向你那边赶去。”
电脑前的男人准备切断连接,但屏幕内的男人用手抵了一下右耳内的耳机。

“你觉得这样有用吗?”

“我不知道。耗费如此大的精力和拿你们的生命冒险。”

“但她是我们的英雄对吗?我们欠她一个葬礼。”

男人扶了一下眼镜,扭过头去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而西装男人专注于眼前的进攻没有注意到耳里漠然的声音。

“她就是我的生命。”
将油门踩到底的女人眼里氤氲。

*
“我觉得你需要一些阳光。”
Jason赤裸着上身抱着滑板,这座可爱的木屋就修在海滩不远处。阳光健壮的男人早晨都会先去浪涛里游走一圈再前往市中心的办公室。可这个黑发女人很久没有出门了,长期缺乏阳光的她,皮肤从开始的小麦色变得有些惨白,尤其是越陷越深的眼眶,但Jason知道,那是她夜不成寐的后遗。她常常做噩梦,会在夜深处浑身是汗的醒来。

“我又梦见那个背影了。”

“什么背影?”

“太模糊了,但大概是一个女人的背影。”

“嗯。”
“别想了。出去走走吧。”

细软的沙在光下入连城的金。Jason发现女人眼里闪出一道不易察觉的光,是在女人看到那辆狂野的山地摩托时。
“你想骑吗?”

“你让我骑?”

说不出由来的,私人医生怎么会让一个连路都走不稳的人将摩托开到这个时速,自己还不要命得坐在后面。但风打在头盔上,身旁的树不断在眼里后退时,Jason又突然觉得很安心。这个女人身上散发着一种气质,似乎靠近她,就是安全的。
他们停在了一家牛排馆前。
“你想吃这个?”

“嗯。”

*
他活这么久,从来没见哪个女人能把牛肉吃成这样:她撕扯着满是血丝的牛排样子像极了一只捕到猎物的黑豹。哐当的声响吸引了餐厅大部分人的注意,但女人毫不介意,她黑色背心夏流畅的肌肉和裹着白纱的右肩充满了野性。
“你能吃慢点吗?”

女人抬起头来瞪了一下Jason,那一秒男人眼前简直动物世界再现。
在吃完第三块牛排以后,黑发女人终于停下了咀嚼的动作。她注意到Jason抱着手,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女人满足地向椅背靠去,慵懒的眼神让Jasob觉得现在很适合开始一场她并不想开始的对话。
“所以,你要说什么?”

“你知道你醒过来多久了吗?”

“这个重要吗?”

“半个月,确切的说是17天。”

“你能告诉我你后面那个人穿得什么颜色衣服吗?”
Jason在求证什么。虽然这么无聊又突兀的问题一般人肯定是拒绝回答,但女人毫无停顿地回答出了“ 酒红色长裙,右手中指有戒指,左撇子。”

两人突然没有说话,但暂停的空气让彼此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记起什么了吗?”

“没有…”

“我这里有…”
女人注意到窗外一闪而过的光点,心里突然冒出了不安的情绪。

“趴下!”
她扯过Jason一把向侧边倒去,桌子上的咖啡杯应声而碎。

评论(19)
热度(128)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