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Remember (三)

*
棕发女人按照耳里的指示解决掉了最后一个敌人,他手里黑色MP5掉落的声响宣告了这场战役的终结。

“嘿大男孩,你怎麼总是需要女孩的救援?”

因刚刚敌人火力压制而不得不躲藏在橱柜下的Reese听到女人的声音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顺带附送女人一个漂亮的白眼。但事实是,如果女人再晚来一会,自己可能真的在劫难逃。对抗另一个上帝毕竟需要代价,Reese心里自嘲道。

“有什么线索吗?”

“没有。”

漆黑的房里,Reese也能在女人眼里读出一种熟悉的情绪,是落寞,是绝望。很多年前,Reese有过一段衣衫褴褛流落街头的时光,但那时,他的眉眼里仍蕴藏着希望。直到他在参军以前的挚爱,那个会拉着他的手跳舞等待他求婚的人,在一次意外中离世。他突然变得毫无生气犹如行尸走肉,鬓角发斑白无所畏惧。即使从破衫换到华装,他灵魂里透出的绝望味也无法掩盖。

所以John Reese当然知道,失去爱人会变成什么样。绝望、疯狂、不知所措和迷惘。很不幸的,这四个词,在Root身上都表现的淋漓尽致。

几个月来Root一直疯狂地进攻每一个能发现的Samaritan据点,她身上留满了各种伤痕:刀疤、枪伤还有烫伤。但肉体上的疼痛反而能暂时掩盖心里的失落。她每晚稍微一闭上眼,那日Shaw按下电梯身中数枪的样子都鲜活在眼前。她甚至能闻到浸入鼻翼的血腥味,Shaw的血。

她一直都找不到她。

但她和他们都不一样。她相信她没死。

她就是知道,她一定能找到她。

*
枪声接连响起,打碎了咖啡杯、打断了电话亭、也打中了黑发女人的侧腹。

“走!”

女人掩护着Jason向门外的摩托撤去。那种感觉特别强烈,拨开记忆谜团的直觉和敏锐,她知道,这个该死的枪手就是奔着她来的。虽然不知道这人如何找到她,但这个人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不在乎暴露自己的杀人方法让她感到事情非常棘手。尤其是她还没有枪。

枪?趁着枪手更换弹药间隙撤到摩托车处,Shaw脑海里一直浮现出自己开枪射击的画面。她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但画面里的她同样也是一个狙击手。

“开车!”

Jason的大吼在提醒她此刻的回忆那么不合时宜。

摩托车歪歪扭扭地前行,在街巷楼梯间上下。枪手似乎停止了攻击,但女人还是玩命地往前开去。摩托车撞破了路边停放的车的侧镜,打翻了堆放在巷子内的物品。一切那么熟悉,Jason黑色的头盔时不时撞上自己的,哐当声在大脑里连接着什么节点。

在她拐弯那一刻,一颗子弹打中了Jason。突然的冲击让他们撞上墙壁翻了车。

*
女人清醒过来后快速躲在遮蔽物后,狼狈地翻过过去,她上衣沾了一身灰。她不知道摔在摩托车附近的Jason现在怎么样,缓慢匍匐前进,抬眼却看见男人倒在血泊里不停抽搐,就像…就像看见自己倒在那个满是血污的蓝色房内。

“嘿!Jason坚持住!我来救你!”

“别…他…还在…”

“我会来的!我欠你一条命不是吗?”

在女人抬起身即将离开遮蔽物那一刻,男人牵动肩胛将手中的东西甩了出来,突然得抬身动作却终止在枪响的下一秒。

女人看见Jason覆身死去。那把钥匙上的数字在阳光下显得非常刺眼。她总是个英雄,一个无畏又失败的英雄。

*
Root找到了一个医务室,她和Reese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了所有敌人,其实就是开灯关灯的事。枪火弥漫空气有点窒息,血迹嚣张得霸占了仅剩的三个活人的神经,是的,三个。Root和Reese留了一个腰间别着钥匙的守卫。

“你们这里关押过一个女人吗?”

“…”
一枪射中了大腿筋骨。

“我们没时间和你耗。”
Root将枪管抵进了射有子弹的伤口,慢慢旋转。一声惨烈的尖叫霸占了房间里所剩无几的空气。

“跑了!她妈的跑了!”

*
Reese看到了Root的瞳孔慢慢在黑夜里扩散,冰凉的液体顺着脸颊在空气里燃烧。

对了,Reese是怎么确定Root已经疯了的呢?从失去Shaw那天开始,Root再也不射膝盖了。

评论(22)
热度(124)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