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Remember (四)

好不容易有半天早上空闲

很抱歉质量可能不是太好

带颜色的文章你们就别催了

我自己都没时间让晚上带一下颜色

你不要说让文章带颜色了

听过夜里风的咆哮吗?无法成眠的人辗转反侧,风雨交加着拍打窗户。女人早上在中央车站打开了那把钥匙锁住的秘密。她将自己隐秘在黑色的Hoodie里,安静地接近,而那个黑色的手提行李袋也这么安静地躺在锁柜里。半拉的锁链就像欲言又止的口,等着她去打开它,揭秘它。


黑色袋子里装了3本护照,每一本都印有自己的脸,每一本都写着Sameen Shaw。一把黑色的P229手枪放在侧口,她拿起来掂量了一下,手感刚好重量适宜,仿佛是为她量身打造得一样。在手袋底部放了几万块现金,不连号,很新。旁边还有一个救急医药箱。


她那一晚没睡着。大概是她知道了自己叫Sameen Shaw。

其实她也弄不清自己是不是真的叫这个名字,但她想起了一些事情:比如她是代号Indigo,那个ISA完成度100%的特工。


夜里下雨了,Root和Reese一身湿露得跑进地铁站。混着血迹和雨滴,黑色的风衣失去了原本的挺立,他们用一晚上的时间解决了又一个Samaritan的分支点,捣毁了几个服务器。


“Root,你说我们的胜率会有多大?”

Reese一边脱下外套,一边在黑暗里叹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说实话,我也不太关心。”

Root自然是不太关心。一个星期以前,她得到了Shaw还活着的消息,她整个人就变了一个样。不再郁郁寡欢,不会在夜晚一个人将油门踩到底,不会疯了一样杀人寻求安慰。步步为营地攻击Samaritan,在短短一周端掉了两个大型服务器。虽然也不可避免地又在身上多了几道伤疤,但黑眼圈却缓和了很多。


“Root?”

戴着眼镜的Finch轻轻地喊出女人的名字。Root微微侧过头去,用鹿眼盯着这个可爱的宅客。


“好好休息。”


Shaw盯着浴室看了好一会,她总是觉得会有人湿漉漉地从哪里一丝不挂地走出来,绕到身后抱住自己。大脑里密密麻麻地像是被蚂蚁在啃咬,她打开了一旁琥珀色的Whiskey。


电脑上显示了U盘解码的字样:弹出来的是自己的档案。


Shaw觉得很奇怪,什么样的人会在自己的紧急逃生包里面存放自己的资料和档案,这种微妙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当时就预料到自己可能会失去记忆,或者失去生命。她翻开了下一页,那是她的任务目标:一个盘着棕发的高挑女人,高薪职业,心理医生。照片上的女人直直地盯着监视器画面,就像是故意让人拍到那样不自然,但最让Shaw感觉不舒服的,是她总觉得自己见过这个女人。明明是第一次见面的目标,仿佛却认识了一生。


窗外灯火通明,她盯着玻璃里自己的倒影。黑色的背心下满是伤痕,最新的那几道伤口在专业缝合技术下愈合得很好,那个治愈了她的Jason却没有办法治疗好自己。她这几天没有再梦到过去那些虚无缥缈的回忆,反而切实地记起和Jason相伴的时光,简单美好,自由自在。有的时候记不起来,就意味着,生活就可以重过一遍。但一路上总归有人下车有人上车,Jason命中注定要拯救这个落魄的性命,又不可避免地要为她失去生命。


Shaw灌下了一整瓶酒。倒在床上,恢复体力。开始为明天的行动做计划。


Shaw停好车。


她靠在玻璃上准备监视任务目标,关上车窗阻断了空气侵入的妄想。伸手摸着自己垂下的发虚,却突然感觉到身后的风和空气紧张了一瞬。一双修长的手蒙住了她的眼,Shaw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打开这突如其来地侵犯,却因触摸到柔软的温度而放松下来。


“Hey Sweetie?Did you miss me?”


身后的女人将眼罩套在Shaw的眼睛上,舌/头伸入耳瓣,顺着好看的耳廓画圈。Shaw下意识地抓紧了方向盘,女人的气息酥麻了Shaw半边身子。女人将头埋进了Shaw深陷的颈/窝,血管随着她的舔/舐而脉动突出。Shaw在黑暗里能感受到卷曲的棕发扫过自己的锁/骨,痒痒麻麻地带着熟悉的洗发水味道。一只手侵入了紧绷的腿/心,在快意即将漫上脊/椎的时候,身后人却突然地撤离和消失。她听见了车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淹没了自己的喘/息。


她急迫地摘下眼罩准备喊出那个女人的名字以求挽留。


却在那一刻从梦里醒了过来,一整夜都清醒无比。


“Harry?你有什么事吗?”


男人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拿出了平板电脑。上面有一个红色的点不停地跃动,闪烁着向周围放出电波。Root在看见那个点的名字时瞳孔扩散了一圈,漆黑的房间里跃动着光点。


“她打开U盘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她。但,打开了。而且距离我们也不算太远。”


Root知道Shaw一直有一个随身钥匙,锁着她的紧急逃生工具:一个优秀的特工总是有Plan B。Root在中央地铁站找到了那个黑色手提包。其实对于她来说这并不难,有一天早晨她在Shaw怀里醒来,扑腾间看见了枕头下的那把钥匙。好奇地问Shaw这是什么,Shaw揉着她脑袋说就是一个蛮重要的储物柜。有那个数字的储物柜Shaw找了好久,毕竟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Root每次想起这件事,都会下意识地用手指轻扫嘴唇,仿佛当时Shaw吻她的温度还残留在唇间。后来她失去了Shaw,想尽了一切方法却找不到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她找到了那个储物柜,将黑色的U盘放在了最靠近枪的角落。虽然她都不知道动荡间,那把钥匙还会不会在Shaw身边,但她从未放弃过一丝希望,就像她从不觉得Shaw离去过一样。


而现在有人打开了那个储物柜。不管是不是Sameen,不管有没有危险,她都会试一试。


因为在她们相拥着的最后那个早晨,就是那天,要去做那个让她们分离一年的任务时,Shaw给她说:“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也可能不会再回来。但我很开心认识你。”


在那天后数个独自度过的夜里,Root将这句话扩大展开。她知道,这是一个二轴能说出的最好的告白,和告别。


“Harry你知道吗?”


“我早就不求善终了。宇宙本身就陷在一个混乱,无序的时空里。人们自私,等着有一个神秘力量带他们脱离苦海。但是没有人会来,从没有人会来。可我遇见了Sameen Shaw,她是个英雄,我的英雄。她用自己的生命换了我们的生命。在一起时,可能颠沛流离地日子过久了,她变得那么小心翼翼。每天早晨都会用力地拥抱我,亲吻我,就像是,下一秒就不会再见了一样。”


“她说很高兴认识我,我又何尝不是呢?”


“我愿意放弃我的一切,去换哪怕和她多呆那么一天。所以你问我,为什么我始终用最大的努力去寻找一个生存机会渺茫的人。我今天可以回答你,Harry。因为她是我存在的意义,在宇宙有可能的每一个空间里,我都想和她在一起。”


不知道会不会被删。。。

评论(11)
热度(137)
  1. 呓o0里脊 转载了此文字
  2. -你杜-里脊 转载了此文字
    在宇宙的每一个可能的空间里 你们一定是在一起的 永远。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