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Simulation part II

最近里脊真的太忙太累了

加上我们俩都偷懒(。

所以咯

更新会特别慢

写到我们maybe要写的结局那天

可能都一个世纪了





Shaw视角 by 里脊


路的尽头是海,记忆还那么清新,混杂着盐的气味,浓云和水分子的气味。你摇下车窗,带着泥土和雨滴的芳香,风灌进车厢。你望着压得低沉的浓云,她望着你。

“Where Are We Going?”

“Dont you Know?”

她怎么忘记了:在模拟里,你带她去了7000多次转盘。每次街角都会飘来Beatrice Lillie 三明治的香,每次她都会侧着头露出好看的笑问你怎么去地铁站,每次你都在摸不到栏杆上凸起的刻字后选择一枪崩了自己。血染湿你衬衣的样子都还历历在目,脸侧被子弹震出的酥麻疼痛你都还记得,但是你看,这个傻瓜,她又忘了。

你兀自走到转盘处,也完全忘记了这一次车里还有一个棕色卷发的女人。孩子们欢快地推着转盘旋转,你找准时机,跳了上去。压低的鸭舌帽让远处的她看不清你的眼,所以她便慢慢地踱步过来。从停车处走到转盘这里,大概只有50米,一片草地的距离,但时间漫长的像是耗尽了一生的力气。露珠沾湿她的军靴,你抬起头看着她一步一步迈向你,有什么东西也模糊了你的脸。

这个画面,在你的脑海里出现了7000多次,噢不对,前2000次还没有进展到公园你就找出破绽然后决绝地了解了自己。但你仍然在下一次模拟中,期待她扔背光向你走来,抓紧你,再抱紧你,就像你一直嫌弃地那样。你不止一次地在发现她的不真实后,后悔当初为何没有好好珍惜来之不易地相聚时光,但又在每一次自杀前一秒庆幸,睁开眼还能看到她棕色的眼睛。

枯叶落在地上,一片一片无比凄凉。你摸着转盘上凸起的刻痕,那刻你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那么明白过:人在当时的处境中,像站在涡中的一片落叶或枯草,那么身不由己。但转盘突然停了下来,她温热的手掌贴上你混着冰凉泪水的脸,用手指轻轻抬起你的下巴,强迫你抬起头,看着她。

“Shaw…?”

“What are you thinking about?”

“nothing”

“I just…”
她短暂的停顿让你抬起了双眸。

“You know? Maybe we are lucky for... Finding each other. "
"I mean... All these years, destitution and homelessness were the topic of my life"
"But that day, when I met u in the park, I felt finally, I belong"

你手上海军陆战队的纹身陷在她背脊里,你听见她的哭腔,和自己的。
这一次你没有保护好她,可那又怎么样呢。
你们仍然,始终,属于对方。

Root 视角 by  @S君 

你右手拉着她,左手拎着袋子里的两个三明治,走出街角的那家Beatrice Lillie. 她像个懵懂的孩子一样,在后面怯怯地跟着你。你有好几次不得不稍微用力向前拉她一下她才肯跟上来。

她喜欢那里卖的三明治,你记得那次她被你扎了一针弄回地铁站之后,Harold特意去买了Beatrice Lillie才让她原谅了你们。其实那根本和三明治无关,你知道她不是真的在怨恨你,她只是...那时候的她还不理解你对她的感情,至少不是完全理解。你记得那天你们的争吵,她几乎是愤怒地朝你喊着“I do the protecting”. 

而现在,你频频转过头看她,那个总去保护别人,却从不知道保护自己的她,像个毫无安全感的孩子,消瘦的脸,红肿的眼睛,缩在袖子里的手。她半低着头,躲避着你的目光。

你领着她来到附近的公园,在路灯旁的长椅上坐下。她僵直地坐在你身边,看着你拆开半透明的包装纸。这次你没有把她用手铐拴在座位扶手上,她也没有急不可耐地总你手里一把抢过三明治。你们就只是安静地坐在长椅上,包装纸的声音甚至都显得刺耳。

加热过的面包和奶酪散发着诱人的味道,你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在Shaw面之前才会有的微笑,把其中一个三明治递给她,多加了黄芥末和泡椒、没有一点蛋黄酱的那个。

“Guess you're hungry.” 

她点点头,小心地接过三明治。你看着她嗅着食物的香味,却迟迟没咬下第一口。

“What is it?"
看着她这幅样子,一向冷静的你有点说不出的慌张。
“Root...I...”她转过头,喉咙滑动了一下,“I'm sorry.”
你的眉头微微皱起,胸口里有股说不出的难受。“Sorry for what,Sameen?”
“Things could be different.”她拿着三明治的手上青色的血管显得那么突出,“I could make it better, you know...Everything."

她的话似乎有些不明所以,但你能明白她的意思。你和她之间的交流从来就不单单是靠语言,你们有着只属于Root&Shaw的沟通方式,就像只有你能摸索到她的频道,只有她会用那种热忱的眼神望着你。

“You've done a lot great protecting, Sameen, including me."你抱着她的头,下巴垫在彼此的颈窝上,你听得到自己声音里的哭腔, "This time, I am your protection."

评论(22)
热度(163)
  1. 沧海轻舟里脊 转载了此文字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