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Possibility

最近里脊被统计虐得欲仙欲死所以用了这个标题

加上这段时间感情状况太过于复杂

就写一篇这个算作纪念

其中现实或者虚拟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S君  你看得出多少?



从前是很明确的存在。

当下是你了解的现在。

以后的事不好说。

所以你从不言谈未来。


但你从没想过,你会睡一个心理医生。那种办公室可以俯瞰整个纽约的高级白领。不,更为确切地说,你没想过你会搞上一个有稳定恋爱关系的社会精英,家教严明,生活平淡的那种。


就像她从没想过,她会出轨。

而且出轨对象,还是个女人。


你们是在春季当代艺术展的时候见到彼此的,那时你正驻足Virginia的一副画前。画面用冷色调堆叠,灰暗的背景和模糊的树影。但你感觉,这幅画在传递一种喜悦,一种独自在雨天开车去郊外的喜悦。画之生动,你甚至都能在鼻翼间闻到灌进来的树木的香气,混杂着雨滴。


她站在你旁边,穿着蓝色的修身礼裙,棕色卷发盘在头顶,白皙修长的脖颈让她像一只高傲的白天鹅。你撇了一眼,除开高跟鞋,女人也比你高了大约10公分。你用专业的眼光在心里打量,大约是一个富家太太或者千金小姐,过来judge穿着黑色背心和白色衬衣的你。你习惯了,作为一个特工,你总是穿着最简单的服饰,为了看画,特意套上一件白色衬衣。但仍旧的,你和这场展览有些格格不入,而她就是那个氛围里成长起来的人。现在突兀地站在了突兀的你旁边。


“Virginia在开车去Vancouver森林的时候画了这幅画,旁人都说悲伤,我却觉得开心。身上总有压力,反而独自与自然相伴,你才会觉得自由和清新。”


你愣住了。女人是第一个和你讨论画的人。因为你是一个特工,因为你有健硕的肌肉,大多数人想当然认为高雅的艺术与你绝缘,或者,与你无关。但你很爱音乐和画,在那些手上不沾血的日子里,你依靠着酒和艺术,打发时间。


“我叫Turing,是个心理医生。”


你没说话,但你记住了她。


画展之后的一个星期,你们不工作的时间都呆在一起,就像…两个朋友那样呆在一起。


你会等着她工作以后一起去吃牛排,你给她介绍你喜欢的wine和cocktail,抱怨如今的Draft Cocatail多么让人伤心;她会给你说一些遇到的奇奇怪怪的case,当然了不带人名,然后你们一起吐槽到天明。你告诉她枪要怎么保养,也很惊讶于她没问你的工作;她给你介绍一些电影理论和画作,也很惊讶于你的领悟力。


但那天你很无聊,在擦着枪的时候想着叫她去看看新的画展。电话被接起,眼里却有了阴影,你听见她说: “对不起Sameen(她认识你第二天就叫了你的名,而不是姓),我男朋友来接我和他父母吃饭了,今天不能和你去啦!”


你右手的动作停了一会,左肩差一些夹不住电话。你从未问过她的感情状况,但你没想过,自己会介意她的感情状况。在你心中,你们不是很聊得来的朋友吗?


不是吗?


在过了一个星期,她跑到你家里,准备和你一起看电影。结果过度劳累的你正在休息,有裸睡习惯的你抱着被子,睫毛忽闪忽闪的像在梦里畅游着。她靠近了你,拨开你脸上的碎发,用手轻轻勾着你的眉型。她的气息扑得很近,发尾扫到脸上有些痒。其实你醒了,没说而已。


晚上你们坐在天台聊天,夜幕上的星辰倒映在你们眼里。她将双腿抱到胸前,盯着远方的路灯发呆。


“Sameen,你说,爱是什么?”

你没有回答,这种生与死爱与恨的永恒问题是留给这些哲学家和心理医生的,你不想考虑。


“我不知道我是否想和我男朋友走完这一生。”

你转过头去看着她的欲言又止,微启的双唇点亮了漆黑的夜。


“我们在一起很久了,他什么都很合适,知道艺术了解音乐,社会地位高彬彬有礼,况且他很爱我,对我很好,什么都以我为先。”


你将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脸前的垂发在风里飘零。

“所以你想说什么呢?你们晚上生活有问题吗?”


其实你只是打趣,没期待过她的认真。

“他技术不是很好,对se、x也不是很感兴趣。所以我避开和他这方面的讨论和话题。”


你是Sameen Shaw,她避开在男友面前谈,却对你直言不讳。

你自然知道,那话里有什么意思。


你搞不清你们谁先过了界,短暂停歇的空气在你们距离缩近那刻炸裂在夜幕里。你一点一点勾画着她小巧的齿型,用舌/头慢慢地绕着圈,你在点燃什么东西。你将她翻过来压在身/下,吻从脖颈蔓延到尾椎。你在她的生命里带来新的东西,一种前所未有的欢愉。


你是她的弥补,对过往循规蹈矩的代替。


她摸着你背后沙质感的纹身,炙热的双眼仿佛在勾勒她缺失的一生。你听见她说 

“我从来没有做过过界的事。”

你不知道她的过界,是没有纹过身,还是没有出过轨。


你翻身过来,抓住了她滑动在你背肌上的手。捏着她的下/巴咬了上去。


她也是你的弥补,作为一个安定的梦。



爱情里面有先来后到占山为王的这一说法吗?


其实你是不相信的。

但你知道她爱她的男朋友,那个和她共度了大半个人生的人。

但你也知道她放不下你。

你就像她波澜不惊的生活里的一束烟花,绽放得五彩缤纷又格外热烈,但迟早会消失,或灼伤彼此。


你知道你不爱她,她是平淡日子里成长的人,她的性格里有很多你无法包容的东西。

你也知道她不爱你,你是索取自由的浪子,迟早有一天你会离开她,她剩一身伤疤。


但不重要。


现在的事。


现在过好。


评论(33)
热度(124)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