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Remember 六

时间太久了我都不知道还有谁记得

连我自己写都要看一下前章写了什么(。

可能还有 也可能没有

里脊爱你们

祝好

*
“如果我没有遇见你”

*
Shaw扶着受伤的Turing奔走在雨中,血和雨水混在一起,她有些看不清女人的眼睛。戴眼镜的男人问刚刚收起枪的西装男

“你不觉得Sameen下手太重了吗?”
“那才是她们应有的相处方式.”


*
Root醒来时,意识还有一点模糊。昏暗的光线让她看不清自己所处何处,但简单的摆设和随着自己动作摇晃的铁床,有一些漠然的熟悉感。想坐起身来,却发现双手被手铐钳制在床上。

果不其然,是Sameen。

就像她们第一次相遇一样,总有一个人要被钳制。也就和她们的相处一样,总有个人得在下方。

“醒了?”

“嗯。”

*
陷在黑色里的Shaw从黑暗里踱步走出来,一步一步像踏着火焰,从过去走到现在。她將一隻手撐在Turing的右側,右膝顶进修长的腿间,弓起身從上而下看著身下的女人,黑色的眸子裏寫滿了危險。

Root也眯起雙眼,她想借着幽暗的光线好好看看黑发人的脸。氤氳的眼眶充滿誘惑,卻在誘惑里多了那麼一種,不舍?还是滿足? 她自己也說不出。她沒有体验過失而復得,她生命里的一切都那么脆弱又隐忍,稍纵即逝又波澜壮阔,她从不带着什么期待,所以她描述不出這種驚喜。但她記得曾失去Shaw的絕望,也記得自己發狂的吶喊。但也就那樣了,這一年就像兩個節點,從失去她到再在她身下,一年間其他事情,早已消失不見。

“你不叫Turing吧我想”

“那我该叫什么?”

“我不知道。但你绝不仅仅是个心理医生”

“你又怎么知道?”

Shaw突然用手压住了Root仍渗血的右肩,猝不及防间Root喉咙一紧,下意识便死死咬住下唇防止尖叫溢出来。即使冷汗浸了一身,她也不想将自己的痛苦暴露在空气中和她面前。

“这就是证明。”

*
两人都没再说话。

听着机器直播的Finch和Reese也没再说话。

*
“我叫Root.”

静止的空气里突然有了流动的气息。

她看见Shaw黑色的瞳孔细微的收缩了一下,短暂而稍纵即逝,却完美地诠释了她心里所有的活动。

“你本该记得这个名字。”

“是吗?我也不觉得我该记得什么。”

这是她们最爱玩的游戏,在过去,彼此都还记得对方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个人不愿服输,但总有一个人会先服输。游戏玩多了,聪明的那个自然知道掌控规则。Root用手拉着手铐的锁链,轻轻地抬起上身碰了了Shaw的唇瓣,动作缓慢得仿佛静止一般。

Shaw是可以躲开的,但她没有。

就像她应该就此忘记一切。

却因为一个吻而重新找回了人生。

*
“我从来都不知道。”

“如果我再遇见你。”

“我会说什么。”

*
“她会记得的。”
那是Finch和Reese听到的 耳机里最后一句Root传来的消息

评论(24)
热度(121)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