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那天站在世界的最高点

最近翻译地狱大厨加上一直看了很多美食电影。

想着写这么一篇。

本想写更多更详细。但无奈实在是没有时间。

不过。大家可以去微博 -里脊- 和我多说说话啊。

肖根坑让我认识了很多好朋友。冷下去实在有些不甘心。



*
Shaw是一个米其林二星大厨。
很年轻身材很好气质很帅的那种。
放在杂志上都能被认成模特的厨师那种。


*
【食物就是Shaw的灵魂】
这是《米其林指南》三年前将她评为二星大厨时用的标题。一个在乡间泥泞里摸爬滚打的孩子,用粗旷却不失精致的牛肉,在25岁那年,攀上了很多厨师终其一生走不到的顶峰。但在那以后,这个穿着黑色厨衣,右手小臂上有纹身的天才厨师,便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Samantha经营着一家很小的餐厅,生意很一般。每天做做简单平凡的炸鱼薯条,点了welldone的牛排有的时候烤不到五成,mid的牛肉又老得嚼不动。但她无所谓,她不那么爱做菜,她喜欢电脑和代码,浩瀚的组合有未知的结果,她将她的灵和爱放在里面。餐厅是过世的父亲留下的唯一财产,哦不,还有一个体弱多病的母亲。Samantha的生活只存在维持,而谈不上追求。


*
那天接近日落,余晖斜斜地撒在公路上,显得空寂又落寞。这家公路旁的餐厅没有一位客人。直到Samantha盯着电脑一动不动时,一个黑色皮衣黑色头发的女人,推门而入。店主所有不耐烦在看到那张混着中东血统的脸庞时烟消云散,却哑口无言得发不出一个音节。女人靠着窗户坐下来,桌面上的油渍让她有些心烦,但她仍然认真地看着菜单。


Samantha悻悻地走到她面前。
“你好?想吃什么吗?”


“黑椒菲力。五成熟。”
黑发女人抬起头来看Samantha 的时候,她的眼里仿佛有星辰大海,镇得Samantha怎么也移不开眼。Samantha走进内厨盯着一块不那么新鲜的牛肉发了很久的呆,她连牛肉上暗红的纹路都数清楚了。她有些后悔,如果之前好好学习如何做菜,想必能让这个好看的人多留下一些印象。握着平底锅的手浸满了汗,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的,在该学习努力的时候妄自菲薄,机会来了便又转瞬即逝。


束手无策的Samantha无法拿出一块好的牛排。
她躲在厨房不愿意出去。


*
过了很久,杂乱的厨房传来轻轻地敲门声,敲回了Samantha游离的眼神。那个女人大概是等了太久,发现外面只有她一个客人又猜不出发生了什么,便只好推门看看厨房内的状况。

厨房的状况和她想的一样。厨具没有整齐的摆放,油渍浸满了整个墙壁,食材没有分门别类储存,花花绿绿的显得不那么新鲜。只有那个穿着花裙子的女孩盯着一块大概前天的牛排发着呆。

“我说,那应该不是我一个小时前点的牛排吧?”

“……”

Shaw叹了一口气,她知道大概今天的晚餐是泡汤了。
“很抱歉,我不是太会做菜。”

“那你开什么餐厅??”


*
Shaw将黑色的皮衣脱在了一边,只着黑色背心套上了围裙。拿出背包里的厨刀铺开来。磨得锋利的刀刃在白织灯下显得有些惨白。一整排刀具让Samantha一惊,开始好奇她的职业:毕竟没什么正常人会随身带着一整套刀具。她流畅的小臂肌肉在利落的切菜动作里显得性感无比,碎发垂在脸颊两侧。

“你是个…厨师?”

Shaw专注地拿所剩不多的新鲜食材做着晚餐,让Samantha那个问题飘在空气里没有回答。油锅烧热后发出滋滋的声音,油气在吐司放进去那刻蘸出了平底锅。在一面煎的金黄时,放了白嫩的芝士,热气扑着香味飘散。最后在Samantha诧异的眼神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滴,Shaw端出了摆盘均匀美丽的晚餐。

“是啊,我算个厨师吧。”

Shaw嫌弃桌子实在太油,端着菜就在店门口的楼梯前坐下来吃吐司。风吹得她的发有些散,但背着光的她亮得让Samantha有些移不开眼。女孩犹犹豫豫不知该不该上前坐在她身边。

“你是个很棒的厨师吧?”
“为何这么说?”
“不知道。一个感觉吧。”
“…”
“我不算个好的厨师吧,我很早以前就做不出好吃的菜了。总感觉我失去了什么东西,所以就离开了厨房,开始到处走。”

Samantha没有办法去接这句话,她从来没有用爱去做什么事,她只在做能够维持生活的选择,不,她从没有选择。她看到落阳倒映在女人的瞳孔里,芝士挂在她嘴边。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伸出右手擦去了她嘴角的污渍。

而两人都忘记了,谁先打破了那可怜的距离。

Shaw将她架到桌子上,埋头在那白皙修长的脖颈上,凸起的血脉像一场盛大的邀请。桌子上的餐碟落了一地。谁是谁的依凭,谁又是谁的救赎,似乎一点也不重要。

“顺便说一下,我叫Sameen Shaw。”


*
一年以后,Shaw凭借一道改进的牛肉吐司,配上松露。获得了米其林三星。餐厅老板因为这一道简单的菜赚了个翻,Shaw在美食界因为创新也攀上了新的巅峰。

只要是点这道菜的客人,Shaw都会亲自把菜奉上,算是一种尊敬,也是一份纪念。

那天在为一位在MIT学计算机的女士特供这道菜的时候,女士一头棕发。

微启的红唇告诉她“我叫Samantha,or 你可以叫我Root”

*
那天我站在世界最高点

继续光怪路离一点点

我们离他们而去

再一遍

评论(27)
热度(209)
  1. -你杜-里脊 转载了此文字
    po主你每次的配字都能让我一秒哭啊😭
  2. 沧海轻舟里脊 转载了此文字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