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脊

宇宙和地球上的事物
要远远超过你的哲学幻想

City of the Sun

City of the Sun


里脊去看了第三遍怒: 

YUMA 和 NAOTO 那就是我的人生

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

顺带...大家可以去微博_里脊_ 找我玩


“你想过吗?从酒吧的门口进来,吻我,直到你现在躺在我面前,看我抽烟。你想过吗?这一切会发生。” Root微启的红唇放开了烟,火光在夜里显得嚣张而肆无忌惮。Shaw侧躺在Root旁边,盯着她,一言不发。她轻轻扳过Root的下巴,吻上了她,仍旧,一言不发。


12个小时前。

五光十色的男女在Light Bar前熙熙攘攘。在灯红酒绿而又浮躁的空气里,情欲是唯一合理的存在。Shaw在舞池边环绕了一整圈,视线停在了Root身上。那张洋有度的棕发合适的散在她肩上,棕色的双眼始终没有终点的望着前方。Shaw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她们一定会发生什么。她走过去,牵起她的手,进了洗手间。那杯橙黄色的Tequila,在Root起身离开的时候摇晃了一下。


从头至尾Root没有说一句话,她有些想要反抗,双手却被Shaw抵在门板上,动弹不得。Shaw强势的撬开她的嘴,一点一点勾勒她每一颗齿型。直到Root浑身是汗,脱力的瘫靠在墙壁上,那双布满老茧的手,才离开她的身体。Root不得不说,这样没有言语带些粗暴的xing,其实还不赖。但她们之间,仍旧没有一句话介绍一下自己。直到Shaw出去洗了手,收拾了一下皮衣和黑色的牛仔裤,转过头来说:“出去吃点东西吧。”


“从xing开始的关系,一般都会很麻烦。”


Shaw坐在Root的对面,认真地切着每一块肉,再认真地将每一块肉放进嘴里。Root觉得很好笑,她从未见过将一块烤的到生不熟的牛肉当做爱人一样认真的人,那动作和姿势…就像…就像小孩子遇到心爱的玩具一样。

“你是做什么的?”Shaw没有回答。“那你多大?”Shaw仍旧没有回答。Root调了一下眉,叉走她切好的一块肉,放在嘴里咀嚼一下直接吞了下去。Shaw皱了一下眉,她知道那种带有报复性的行为是什么意思。Shaw将叉子插在一块牛肉上,抬起头看着Root的眼睛说:“特工。还不知道住哪。” 干净利落,毫无掩饰的痕迹和想要掩饰的动机。Root的眉宇颤动了一下,她顿了一会没说话。直到Shaw又低下头开始吃起自己的牛肉,她才说:“你没地方去的话,可以来我这里。”


这一切都显得很奇怪。

Root是个黑客,她不怎么出门,家装修的简单,又温馨。Shaw看着黑色的丑娃娃靠在床上,笑她幼稚又没安全感,Root白眼翻到好脑勺又没什么好反驳的话。因为每次Shaw说她的坏话,她说的都是对的。而Shaw是个外勤特工,总在满世界乱跑,而特工的本性就是来去消失无影无踪。Root最讨厌她的一点,就是没有办法联系上,常常深夜还相拥而眠,早上就消失得像是从来没出现过,然后一连好几天了无音讯。认识Shaw以后,Root觉得人真是个纠结的动物,她深深被Shaw的沉默寡言和满身伤疤的故事而吸引,也沉迷于她在做的事可能拯救了世界的那种酷劲,又因为这样没有保证的生活而毫无安全感。

海誓山盟的出现,大概是为了填补人们需要安全感的沟壑。


她们会靠在一起度过一整个周末:周五就买好外卖回家,喝着红酒看几部老电影。Root靠在Shaw大腿上,一只手与她一只手五指交叉,这时候窗外若有些风雨,Shaw的温度会更让Root感到安心。Root会在Shaw怀里动来动去,挑逗得她从来看不完一场电影就把她推到房里。翻云覆雨几次再搂着她沉沉睡去。这一切都很美好,却又很短暂。因为一旦Shaw接到某个电话或者讯息,她会立刻抽身离开,连同被子下Root的另一部分灵魂一起。所以Root是在听到那声简短的消息铃声以后,用自己皱起的眉头确定的,她…终于把自己玩进去了,她爱上了Shaw,灵与肉都离不开的那种爱。但她知道,Shaw是一个渴望距离而拒绝亲密的人,所以她能做的事,就是在Shaw关上门离开的时候轻声说“注意些。” 然后再一次听不到回应。


Root开始想要更多,她们的关系开始不平等。所有的关系都是这样的,虽然感情里不存在输赢,但不介意的那个人永远也不会输。

Root会希望Shaw立马回她的消息,即使她知道她在忙,或许拿着枪又解决了几个黑手党,或许拆除了一个炸药包,但她不管,她发过去的我想你,她想听到我也是。Root也开始不满足于相处的时间太少了,即使她也知道她抽出了所有空闲的时间去陪她。Root甚至对她生活里会出现的别人都开始不满,那天问Shaw在干嘛,Shaw拍了一张Cole正在解代码的照片发过去。Root知道Cole是她最好的朋友,但她仍旧嘟着嘴回了一句:我也可以啊。你怎么不找我?


贪是礁石下的无声大海,是冬日背上的夏天火焰,一点一点吞噬人们的理智和尊严。Root想要更多,而这让Shaw想要退出。Shaw开始反感那强烈的感情,她知道Root并不知道她的行为,每分每秒都在体现她炙热的占有欲。她们开始爆发争吵,怒火让两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伤人的话说出口那刻都在后悔,可没人想要给对方一个台阶下。直到那天,Shaw右腹还带着伤,血浸湿了半边身体,Root却因为自己煎了牛排庆祝纪念日而对方晚回来了一些大发雷霆。她将盘子和肉一起摔在Shaw右脸旁的墙壁上,猩红的酱料衬托的墙壁异常惨白。那是她最后一次看见Shaw,所有美好的回忆揉碎在争吵里,愤怒阻止了血液流回大脑。Root很久以后都记得,她给Shaw说得最后一句话是:“决定我们俩关系的人,是我。”


从那以后,Root再也没有见过Shaw。那个肌肉线条有致,手上布满老茧的小个子特工。她又开始去酒吧买醉,在电音和酒精里麻醉自己,和几个人发生过亲密关系,却再也没带人回到过家里。但不论多么欢愉和迷醉的时刻,她脑海里都是Shaw坚毅而深刻的双眼,是她带有重量和权威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上的画面。那双漆黑的眼眸里像容纳了山川和大海,揉杂了星辰和深潭,拥有了这么美的双眼,脑海里该是有怎样温柔的世界。可Root没有,再也没有见到过Shaw,正如她再也没有忘记过她一样。


Root的工作开始遭受攻击。第一次是一个小客户的资料遭到泄漏,小到可以归结为自己的不细心。慢慢的,Root在自己的系统后台发现不对劲,就像是有人将她当成了目标一样。她的工作越来越艰难,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直到有一天,她进到家门,发现所有家具被翻的乱七八糟,丑娃娃被用小刀划得支离破碎。在颤抖和恐惧间她看到门上刻着“下一次要再攻击谁泄露谁的资料前,请你先做做工作。” Root知道,自己该是惹上了什么不该惹的人。


可从那以后,她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是那个Shaw抱着看电视的丑娃娃,再也找不到替代品。


3个月后的夏初,Shaw跌跌撞撞地踩进她家门,浑身是血又筋疲力竭。

Root差点因为这狼狈的样子而认不出Shaw,她给她做了包扎和清洁,发现没什么大伤,全是别人的血。一颗悬着的心忽然落了地,Root笑笑,原来过了这么久,自己还是放不下这个人。直到她看到Shaw夹克夹层里,放着那个曾经是自己目标的照片。


“你怎么会有…”

“这是我上司…”

Root收了钱,黑进了Shaw老板的电脑,将一个特工首脑所有不堪的秘密公布在网上。而Shaw在那天夜里收到的命令,是杀了这个没有分寸的黑客。Shaw选择拒绝和逃避,落得一身伤回家看见Root的牛排,心就瞬间软了下来,却又被Root任性地赶出家。她过上了亡命天涯的生活,直到看到他们仍旧不放过Root还撕碎了她最爱的丑娃娃。


Root在一个月后拿到了一个新的丑娃娃。

她撕开快递抱着娃娃走到正在喝咖啡的Shaw面前,问她:“你想过吗?从酒吧进来那刻,你想过你现在会坐在这里喝我住的早晨咖啡吗?” Shaw仍旧一言不发,但她的眼尾带着笑,然后她吻上了她。


“在人群里,第一次看到你未来深爱的那个人的时候,你一定会冥冥有一个预感。”

“就算你不会预料到你会为她付出生命。”

“但你也一定会知道,你们之间绝不会那么简单。”


谢谢阅读。

实在是太忙。

有些粗糙。

感恩节快乐。


评论(14)
热度(255)
  1. 00666741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看哭( •̅_•̅ )
©里脊
Powered by LOFTER